淘氣堡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醫路坦途 > 《醫路坦途》正文卷 645 黑心和神醫
    醫療分內外,醫生在當初選擇后半輩子道路的時候,其實大多數不怎么愿意干內科。

    幾乎經過五六年甚至更久的醫學教育后,每個學生心里都裝著一個向往外科的心。

    就是因為外科的治療方式更接近現代人的心里需求:立竿見影。

    手術行不行,能不能做,活不活,不需要太多的時間去驗證,而內科則不同。

    翻開內科書,幾乎找不到沒有后遺癥的疾病,就算大葉性肺炎也需要時間去愈合。

    所以,內科醫生在用藥上非常的講究,量大、量小必須經過一個科學的權衡,藥物這玩意不是牛肉面,你一頓吃兩碗,然后一天不吃飯。

    它會中毒的!還有,一些私人社區私人診所,每年冬季的時候,大發感冒財。

    而且,社區周圍的老頭老太太還非常的認可對方的醫術,一說就是:我們院子里xx醫生太厲害,三瓶藥水一輸,我就好了!

    感冒是用藥治好的嗎?感冒藥物也就是個緩解癥狀罷了,比如讓鼻塞、發燒、咳嗽減輕而已。就算不用藥,一般的感冒一周也就自己好了。

    如果遇上真的讓感冒兩天痊愈的,以后千萬別去他哪里看病了。

    不為其他,因為他絕對給你的藥物里面用了激素!一瓶抗生素然后悄悄的入壺一安剖三毛錢的地塞米松之類的激素,誰都不知道,但療效就是好。

    可地塞米松其他的不說了,這玩意的副作用得多大,而且這個是在關鍵時刻救命用的。

    當年**的時候,南北兩派的內科大佬就這個激素到底用不用,差點連狗腦子都打出來了。

    可有些黑心的醫生呢,一個小感冒,為了快進快出,為了賺更多的錢,直接入壺激素。

    一旦有激素反復使用史,那么以后運氣不好的時候,說不定就會遇上無藥可用的地步。

    賺這個黑心錢,真的,你不如干點其他的事情去,太壞良心了。

    所以,外科相對的能立竿見影,也能非常快的讓一個醫生成名或者一敗涂地。

    當單老頭的胃部被切下來后,電教室內,坐在前排的大佬們如同炸了鍋一樣。

    太精準,精準到讓他們想都想不到的地步,一個兩個,仔細的看著顯示屏中的張凡,這個時候,他們真正的把張凡放到了一個主刀醫生位置上,而不是看著盧老的面子。

    前排的大佬們炸了鍋,而后排一些年輕醫生則在呆萌中。

    “怎么了?怎么了?前面的大佬們怎么了。手術沒出什么問題啊!挺干凈啊,我師父要是讓我上手的話,估計我也能做下來……”

    其實,年輕醫生也就心里想一想,說都不敢說出來,開玩笑,膽子再大,真給一臺胃大切的手術,嚇都嚇死了。

    ……

    張凡切下胃部以后,對盧老說道:“師父,你取活檢吧!”

    “好!你繼續,這點小事你不用操心了。”盧老看著張凡切下來的殘胃。

    嘴里沒說,可眼睛中冒著的全是震撼,精準也就算了,張凡他還是盲切,盲切也就算,他連一點猶豫都沒表現出來。

    這說明了什么?這說明了張凡心里有數,他對這種操作胸有成竹的很。

    盧老一邊取活檢,一邊看著對面的這個小弟子,看著他認真的表情,專注的神情。

    老頭心里竟然出現了一股喜滋滋的感覺,“真是運氣好啊,老了老了,老天從半空中給我扔下來個天才。

    天賦、人品,沒有一個讓人能跳刺的。就是這個兔崽子有點固執,有自己的注意!”

    老頭取完活檢后,換了手套,繼續過來給張凡當助手。

    在切胃部之前,雖然無影燈上有攝像頭,但是,電教室中的人看不太清張凡的操作。

    因為這臺手術好多都是在胃部下方操作的,胃部的遮擋,然后術者手的遮擋,再加上操作者的腦袋,能看到的真的不多。

    可當胃切除后,這個時候才真正的能讓電教室中的人們看清術者的操作。

    食管掛線,分離腸道,然后把原本在下方的腸道拉長,延續在殘胃上。

    輕柔中帶著游刃有余,張凡手中腸道,冒著熱氣的腸道,就如賣了多年鹵肉的胖老板一樣,嫻熟到不能再嫻熟的放到了電子秤上,你要一斤他絕對不超過一斤二兩。

    縫合,再造,張凡的再造手術做的格外的明了。一點都不拖泥帶水,而且,張凡的固定手法非常的經典。

    從以后患者傷口的萎縮,到后期腸道的擴張,張凡都考慮了進去。

    一個固定,就讓包括盧老在內的專家們啞口無言。能說什么?

    夸獎?當看到張凡如此手段的時候,電教室中的專家們,連夸獎都說不出口了。因為他們覺得就算他們上手,手術也就不過如此了。

    再造結束后,張凡立刻開始了淋巴清掃。癌癥手術的第二個難點到來了。

    很多的癌癥手術前幾部都做的非常的好,醫生能切的非常干凈,但到了這一步。

    說實話,國手和高手的區別就來了。

    淋巴,這玩意到底是什么樣的,說實話,醫學生在初期的學習當中,對于這一塊其實大多數都是模糊的。

    因為教科書上,說起淋巴來太籠統了。這也說明,人類對于淋巴的研究還沒有非常透徹。

    淋巴結的型狀,正常的淋巴結大約就如米黃色的芝麻一般大小。

    這個玩意粗略的說,其實就是一個靜脈的助手,它里面流動的都是一些類似血液成分和一些特殊的激素因子。

    每一段的淋巴就如同缺血的靜脈一樣,軟趴趴的趴在靜脈和動脈附近走形著,到一定距離后這玩意就有個集中點,就是所謂的淋巴結。

    每當人體有疾病的時候,這里就會腫大,因為它還有一個參與免疫的功能,特別是小孩子,一場感冒下來,耳朵后面就出了一個小疙瘩。這是淋巴結變大分泌出免疫因子了。

    而且,這個玩意的位置,就算教科書上,也只能說一個大約的位置,因為它的集結的地方,很是分散的。

    所以,很多時候,手術,特別是癌癥手術一旦清掃不干凈,那么可以說,這臺手術是失敗的。

    為什么不能仔細的完整的清掃干凈呢?

    第一位置不固定,第二,這個玩意太多,就如同芝麻餅上的芝麻一樣。第三,它集結的位置一般都是非常危險的地方,所以,醫生上手清掃的時候,都是膽戰心驚的。

    而且,癌癥手術非常的耗時,要在短時間完整的清掃淋巴,特別難。

    當張凡開始清掃淋巴的時候,電教室中的專家們一個個坐直了身體。

    時間也已經過去了兩個多小時了,收官馬上要開始了。

    “刮匙!”

    張凡直接伸手和護士要刮匙。

    “呃!”這次,沒人敢把質疑的話說出來了。一次說出來,還能說不了解,兩次說出來,nd難道我們沒牌面嗎。

    雖然專家們覺得詫異,但沒一個人說出來,他們已經把張凡擺在相同的位置相同的層面了。

    面子的鍋啊!

    “張凡,你不分離一下嗎?”

    盧老問出來了。

    “用不著!而且耗時太久了,單老頭估計已經也快熬不住了。”

    張凡輕輕的說了一句后,再不多言!

    啪!刮匙穩穩的放在了張凡的手中,帶著血的手套穩穩的抓住刮匙。

    “呃!”當看到張凡動作的時候,盧老眼睛皮都被嚇的跳動了起來,心直接就縮成了一個毛線團團。

    ……
上海快三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