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一月一千萬零花錢 > 第773章 向西
    他在練武,并非瘋了。”安德斯分析道,目光閃爍。

    登記官吃了一驚:“練武?命都保不住了還練武?”

    “這種險境,人的潛能會被無限激發,他或許會突破自我,靠著一群蚊子。”安德斯解釋。

    登記官表示不信,靠一群蚊子突破自我?太夢幻了。

    山上另一邊,圣使們狼狽地逃了回來,個個滿頭是包,不斷地打著哆嗦。

    他們人數也不過五人,其余的基本全被白紋伊蚊吸干了。

    這太慘烈了,十三圣使,除了楚源和迪達,僅剩下五人了!

    觀眾們也心驚膽戰,這真是百年難得一遇的慘狀,誰也沒想到會這樣。

    “這個季節正好是白紋伊蚊的繁殖季,它們會全體出動捕獵,沼澤西側絕對不能走了!”有人分析,終于重視起了魔鬼沼澤的生態環境。

    “沒事,走東側就行了,東側陽光直射,沒有蚊子的。而且迪達大人不會殺圣使的,他只會殺楚源。”

    “對,幾位圣使,你們修整一下,走東側吧,跟迪達大人匯合,一起從北方出去。”

    圣殿的考驗還是要通過的,不能退縮。

    “東方殺神呢?那個混賬!”一個圣使抬頭,他癢得恨不得去死,皮膚都撓爛了。

    一提楚源,眾人又都幸災樂禍起來。

    “威克士先生,你看,東方殺神在跟蚊子搏斗呢,哈哈。”一人搬來手提電腦,里面是無人機傳回來的畫面。

    叫威克士的圣使可算是舒服了,盯著畫面惡狠狠道:“老子看他怎么被蚊子吸干!”

    他罵完了起身道:“我們五個圣使,明早再入沼澤,去東側找迪達大人,跟他一起從北方出去。”

    “是!”

    五圣使團結一心了,他們被咬怕了。

    接下來就是幸災樂禍的環節了,無論是圣使還是觀眾,都盯著楚源看,看他在沼澤里跳大神。

    人群中,初墨也在。

    她只帶了幾個保鏢,在人群中十分不起眼。

    不過她旁邊,阿芙羅家族的洛南少爺又來了。

    他是偶遇初墨的,然后非要跟在一起,還提供了無人機畫面。

    初墨也就忍了,畢竟她要看楚源的情況。

    “咳咳,倪壩壩有點麻煩啊,氣得跟蚊子打架了。”洛南強忍笑意,實際上巴不得楚源死。

    初墨抿著嘴,一眨不眨地盯著畫面,一聲不吭。

    那沼澤里,白紋伊蚊越來越多了。

    五圣使逃跑了,而其余圣使已經被吸干了,楚源自然成了目標。

    他穩住身體,八卦站樁圖已經在心中勾勒,手中的匕首一次又一次地劈出。

    但無用,一次都沒有劈中蚊子。

    蚊子看似無處不在密密麻麻,但匕首下去的時候,它們飛得比誰都快。

    加上耳畔全是嗡嗡嗡的聲音,任何人都會暴躁。

    楚源也暴躁,但他畢竟是經歷過瀑布洗禮的人,每次即將暴躁就會冷靜下來。

    又一次失敗后,楚源就地一滾,讓自己粘上更多的污泥,然后繼續劈砍。

    遠遠看去,他仿佛一個麻球,已經完全被白紋伊蚊包圍了。

    這太駭人了,那讓人頭皮發麻的蚊群足以吞噬一頭鯨魚!

    幸災樂禍的觀眾們都不笑了,緊緊盯著楚源那個麻球。

    “很奇怪,白紋伊蚊竟然咬不死東方殺神?”

    “應該快了,沼澤泥會脫落的,東方殺神抵擋不住。”

    眾人嘰嘰喳喳,更多的無人機靠向楚源,然后把蚊子卷入了螺旋葉,導致無人機報廢跌落。

    蚊子越聚越多,楚源的影子都看不見了,畫面中,只能看到一個黑乎乎的大麻球。

    而且大麻球開始傾斜了,楚源顯然體力不支,甚至已經被突破了防御。

    “他完了!”眾人驚呼。

    但下一刻,麻球又猛地回正,仿佛不倒翁一樣。

    而且借著回正的力道,一抹寒光劈下,竟是將麻球從里到外切開了!

    楚源的身影一閃而逝,馬上又被包圍。

    但地上,密密麻麻落了無數的蚊子,全都被切成了兩半!

    畫面不明亮,眾人也沒有察覺到地上的蚊子,唯有山上最高處,圣王安德斯身體微微前傾,眼睛突兀瞪大。

    “圣王大人,怎么了?”登記官不解。

    “不可思議,他怎么做到的?”安德斯語氣驚駭,“莫非狼牙印記是他雕刻的?”

    他說著話,而沼澤中,麻球又一次被切開,楚源的身影再露。

    這一次無比兇猛,短短一把匕首宛如激光劍一樣,不知道切開了多少只蚊子!

    而楚源再次滾地,濕淋淋的淤泥布滿了全身,包括他的手臂!

    也就是說,他的速度其實是受到了影響的,畢竟要裹著一層污泥。

    可盡管如此,他依然切開了蚊子!

    地上已經布滿了一只只斷裂的蚊子,它們有的被污水吞噬,有的疊在枯木上,有的跟污泥混合在了一起。

    觀眾們還是沒有發現,只是覺得驚奇。

    “東方殺神竟然能撐這么久?他到底在干什么?”眾人議論紛紛。

    而沼澤里,唰地一聲,匕首再次破開麻球,數不清的白紋伊蚊散落,盡皆被切成了兩半!

    這一下,不少頂尖高手看清楚了,畢竟蚊子跟天女散花一樣,被匕首的沖勁擊飛。

    “他竟用匕首切開了蚊子?”

    楚源太猛了!

    山上騷動了起來,再也無人嘲笑楚源。

    而心急的初墨看到了希望,她忽地抓起自己的背包,朝著下面的叢林跑去。

    洛南吃了一驚:“瑪麗,你干什么?”

    初墨不理,一邊跑一邊從背包里掏出驅蚊劑,往自己身上噴。

    不過一會兒,有蚊子撲了過來,但并不敢靠近初墨。

    初墨松了口氣,果然還是科技厲害啊。

    她徹底放心了,跟匹小鹿一樣往東側沼澤跑去。

    東側沼澤,楚源不知道第幾次劈開了麻球,他估計自己已經殺了幾萬只白紋伊蚊了。

    但無濟于事,白紋伊蚊越聚越多,給自己的壓力也越來越大。

    其實楚源是高興的,因為他又突破了自己,連蚊子都能切中了。

    可現在他依然極度危險,而且手臂發麻了,很多地方也被叮咬嚴重,他不是神,抗不下去了。

    前有蚊子后有沼澤,他進退兩難。

    “不會一突破就死在這里吧?還是被蚊子咬死。”楚源暗暗叫苦,他何曾想到,自己會跟蚊子懟得你死我活?

    忽地,楚源敏銳地聽到了腳步聲,倉促的腳步聲。

    他一驚,不會是其余圣使來趁火打劫吧?

    不對,給其余圣使一萬個膽子他們都不敢過來的。

    “呲!”奇怪的噴射聲響起,楚源聞到了一股化學藥劑的味道。

    瞬間,眼前鋪天蓋地的白紋伊蚊齊齊高飛,大片大片的蚊子搖搖晃晃地墜落。

    楚源的眼前清晰了,竟是一頭汗水的初墨,她的劉海都黏在了一起。

    她抓著驅蟲劑噴射,背包里還有好幾樣藥劑,各式各樣的都有。

    楚源傻了眼。

    山上的觀眾們也傻了眼。

    “壩壩你沒事吧?”初墨又朝著自己身上噴射了幾下,她的臉蛋紅彤彤的,已經起了幾個包。

    楚源有點不知道說什么好,總覺得太奇葩了。

    “先走。”楚源一躍上岸,扛起初墨就往林中跑。

    初墨這下輕松了,更加猛烈地噴藥劑。

    龐大的蚊群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完全不敢追咬了。

    山上,觀眾們全傻了眼,這……

    “五位圣使帶上殺蟲劑走西側吧,西側更加安全。”有人提議,覺得還是走西側為妙,蚊子已經不足為慮了。

    “不妥,西側是白紋伊蚊的老巢,面對上億只的蚊子,殺蟲劑也沒用,不能冒險。”不少人反駁。

    威克士也凝重道:“我們直接去東側找迪達大人,不會走西側了。”

    五圣使都有了心理陰影,可不是殺蟲劑能解救的。

    山腳下,楚源停了下來,有些氣喘。

    初墨忙掏出不知道什么玩意,給楚源涂抹,讓楚源一陣清爽。

    “壩壩,不要走西側,我聽他們說了,東側沒有蚊子。”初墨很聰明,開始給楚源規劃路線。

    楚源揉著滿頭包一笑:“沒有蚊子我不走,我要一路向西,鞏固我的斷蚊流才行。”

    楚源斷水流還不夠,要斷蚊了。

    初墨一急:“不行,西側是蚊子的老巢。”

    “我還不是迪達的對手,還得練練。”楚源目光深邃了起來,然后抓過初墨的背包:“這些驅蟲劑給我了,你快上去。”
上海快三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