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最狂棄少 > 正文 第473章 反擊 八
    ..org,最快更新最狂棄少最新章節!

    遠方集團。

    董事長辦公室。

    楊雄坐在氣派的辦公桌后,靠著真皮轉移,喝著龍井茶,愜意欣賞著窗外杭城繁華的一面。

    身為杭城土著的楊雄,早看膩了令無數游客流連忘返的半城山水,倒是更喜歡眼前高樓林立的繁華景象。

    咚咚咚!

    有人敲門。

    楊雄不禁皺眉,遠方集團所有人都知道,每天下午四點到五點這一個鐘頭,是他放松休息的時間,任何人不得打擾。

    “進來……”

    楊雄冷眼盯著辦公室的門。

    門被推開,楊雄的秘書神色慌張走進來,欠身道:“董……董事長……有人要見你……”

    “你慌什么?”

    楊雄喝問女秘書。

    “燕妮姐被來人挾持,只穿著睡袍。”

    戰戰兢兢的女秘書話未說完,楊雄臉色驟變,拍桌子站起來,怒道:“動我的女人,不想活了?!”

    “楊董事長,很久沒見,脾氣見長啊。”

    吳杰走進楊雄辦公室,后面跟著的兩個手下一左一右攙著李燕妮。

    楊雄看到吳杰,微微一愣,顯然認識吳杰。

    其實兩人交情并不深。

    三年前楊雄在一位江湖前輩的飯局上見過吳杰,彼此喝過一杯酒,只知道吳杰的功夫厲害。

    “姓吳的,你這是什么意思?”

    楊雄陰沉著臉問吳杰,哪怕李燕妮只是他的玩物,也容不得別人欺凌侮辱。

    “你還是問她吧。”

    吳杰笑著擺手。

    攙著李燕妮的兩漢子,將李燕妮推向楊雄,此刻李燕妮嚇得渾身發軟,站都站不住,被人一推,直接撲倒。

    “姓吳的,你這么對待我女人,我不會放過你。”

    楊雄怒視吳杰,握緊的雙拳青筋暴起。

    “雄爺……救我……”

    李燕妮哭喊,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

    楊雄趕忙去攙扶李燕妮。

    吳杰看著李燕妮,笑意漸冷,這個女人心真毒,還想把楊雄拉下水。

    “你們別想活著離開這里!”

    楊雄攙扶李燕妮的同時,大吼一聲,驚動保鏢,十幾名黑衣保鏢涌入辦公室,圍住吳杰等人。

    “楊董事長,蘇少讓我給你帶句話……別讓女人害了。”

    原本殺機畢露的楊雄,聽到“蘇少”二字,聯想到蘇昊,一下懵了。

    “打擾了。”

    吳杰轉身要離開。

    楊雄的保鏢擋在門口,沒有讓開的意思。

    “楊董事長,我不想你這間辦公室尸橫遍地。”吳杰說著話腳步不停。

    “站住!”

    擋住門口的一個保鏢兇巴巴推吳杰,結果被吳杰爆發的內勁震的向后飛跌,摔出辦公室。

    其他保鏢要一擁而上。

    “住手!”

    楊雄大喊一聲。

    保鏢們詫異側目。

    “你說的蘇少,是那位失蹤了兩年的蘇少?”

    “是!”

    吳杰冷漠回應楊雄的同時,走出辦公室。

    楊雄瞬間驚出一身冷汗,再瞧李燕妮,目光已變冷,問李燕妮“你到底做了什么?”

    李燕妮自知難逃一死,不再演戲,瘋了似的笑幾聲,道:“楊雄,我沒做什么,只不過給你戴了一年多綠帽子。”

    “你……”

    楊雄臉色變得很難看,李燕妮當著這么多保鏢說這話,令他無地自容,不知所措。

    “阿龍在床上的表現比你強了百倍千倍,哈哈哈!”

    啪!

    楊雄甩手一耳光抽在李燕妮臉上,旋即捂著心口踉蹌倒退,表情扭曲,極度痛苦。

    “雄爺……”

    “雄爺……”

    幾個保鏢迅速上前扶住楊雄。

    “把這個賤人……給我……給我活埋了……”

    楊雄說完這話,昏了過去。

    當晚。

    一輛貨車把李燕妮拉到距杭城五十多公里的山區,幾個漢子挖了個坑,將手腳被綁的李燕妮扔進坑里。

    李燕妮瘋狂掙扎,無濟于事,想求救,嘴上裹著膠帶,發不出聲音,只能眼睜睜瞅著幾個漢子一鐵鍬一鐵鍬往她身上蓋土。

    她圓睜雙眼,眼中有恐懼,也有恨,恨鏟土埋她的人,恨楊雄,恨蘇昊,一遍又一遍在心里發誓,做鬼也不放過這些仇人。

    幾個漢子活埋了李燕妮,抹去痕跡,做好偽裝,迅速離開。

    楊雄的心腹手下剛離開,一個身影悄無聲息出現,仿佛鬼魅。

    “要不是三天前盯上你,你只能含恨慘死在這里。”

    來人自言自語揮手,像在驅趕蚊蟲,轟的一聲,埋著李燕妮的地方,泥土翻飛,露出李燕妮。

    李燕妮一動不動。

    來人走到李燕妮身邊,皺眉道:“真臟……”

    雖然嫌李燕妮臟,但這人還是將李燕妮抱起來,凝視李燕妮的容顏,頗為滿意點頭,然后一晃身,消失不見。

    十八國集團峰會召開前一天,杭城戒嚴。

    一架又一架專機降落在杭城國際機場,全球頂尖政要陸續現身杭城的畫面,通過電視和網絡,傳遍全球。

    傍晚。

    戒備森嚴的國賓館。

    臨湖草坪上,秦家男人與貴客一一握手。

    這是秦家男人登頂后第一次正式面對一眾頂尖政要。

    所以,秦家男人把這次峰會看得極為重要,認真準備半年,只為很好的展示自己的魅力與能力。

    幾公里外。

    坐在客廳沙發上看電視的蘇昊,朝畫面里意氣風發的秦家男人冷冷一笑,道:“你我的恩怨也該了結了。”

    叮咚!

    門鈴響了。

    蘇昊拿起遙控器,關掉電視,起身去開門。

    “告訴你個好消息,經過我一個多月不屈不撓的抗爭,我媽終于妥協了,不再逼我結婚,只要我開心,找誰做男友都行。”

    何安娜一瞧見蘇昊就興奮嚷嚷,手舞足蹈。

    蘇昊笑道:“恭喜你……”

    “這里面有你的功勞,要不是你很好的扮演了我的男友,恐怕我媽也不會這么快妥協,我決定今晚帶你出去嗨,想去哪,你決定,不用為我省錢。”

    何安娜要重謝蘇昊。

    這妮子并不曉得,她老媽妥協全是因為蘇昊。

    “今晚不行,我有事兒。”

    蘇昊今晚要去會秦家男人,沒工夫陪何安娜嗨皮。

    “你不會是要背著你的女神女友,去跟別的女孩約會吧?”何安娜好奇審視蘇昊,八卦之火熊熊燃燒。

    “我是去赴會,不是約會。”

    蘇昊笑意深沉。

    “赴會?”

    何安娜仍想刨根問底。

    “我該走了,想謝我,改天吧。”

    蘇昊笑著走出屋子,帶上房門。

    “你就這么去赴會?”

    身為豪門千金的何安娜詫異打量蘇昊的衣服、鞋子,純粹的居家休閑裝,穿成這樣,即使赴好朋友的飯局,也太隨意。

    蘇昊笑著點頭,說了聲拜拜,揮別何安娜。
上海快三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