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醉夢仙姝 > 第十九章:跟屁蟲
    莫遠山原本以為吳可可會氣得吐血,沒想到吳可可竟是這樣,便站住轉身道:“我有錢,偏偏不給你,而且我告訴你,我原本就是個通緝犯,不怕你報警。若是被抓進去了,有免費的飯吃,免費的公寓住,我還得謝謝你。”

    莫遠山說完,又欲走。

    吳可可笑道:“若不是我當日有意放你和林笑笑逃脫,你說你能站在這里?可如今我聽護士說,林笑笑又被醫院里這混賬院長送進天意集團里去了。我好歹也在天意集團的安保部混了一年,多少知道些他們的情況,尤其是李潮,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的。你就不想進去救笑笑?”

    莫遠山冷笑道:“你既然是天意集團的人,為什么放我們逃脫?據我所知,他們安保部門組織紀律嚴密,你犯了這樣的錯,他們怎么能饒得了你?還有,你是怎么來的這醫院?”

    “想知道?過來乖乖坐下!”

    莫遠山猶豫了片刻,還是回來在吳可可對面坐下了。

    吳可可盯著莫遠山半晌,如同欣賞一件精美的玩器似的。

    莫遠山被吳可可盯得有些不自在,便假裝咳嗽道:“看夠了嗎,我臉上又沒長花,你有什么話快說,否則,我走了。”

    吳可可卻笑道:“這盒飯是你拿來的?只可惜都冷了,重新去買一盒來!”

    莫遠山沒好氣的站起來便走。

    吳可可急道:“唉,你就這點子氣量嗎?我好歹放了你們,還被開除了,沒了工作沒了收入,不管你怎么懷疑我,我目前好像沒對你造成危險和傷害吧,況且是你打了我,這沒錯吧!你還覺得你委屈了,吃虧了?你一個大男人,怎么處處設防,而且跟個娘們似的!”

    莫遠山被吳可可一頓嘴炮打得啞口無言,轉身指著吳可可氣得臉紅筋漲,半晌說不出話來。

    吳可可拿出那張莫遠山給的百元大鈔,得意的笑笑道:“你欠我的一個億有了,可我一天兩夜沒吃過一口熱飯了,你就不能拿出點男人該有的氣量和風度來么!”

    “等著!”莫遠山沒好氣的出去了。

    “我要吃雞腿,喝奶茶!”

    莫遠山苦笑著出來,搖頭嘆氣。

    吳可可的心里卻有些得意,又有些甜蜜,心想這莫遠山雖然還在懷疑自己,但已經邁出了第一步,接下來的事可就由不得他了,他越發小心多疑,便證明他越有來頭,一定藏著不可告人的秘密,但只要自己纏著他,遲早能摸清他的底細。

    半個小時后,莫遠山終于拿著盒飯和一杯奶茶回來,一言不發的放在床頭柜上。

    “我頭還疼,你能不能,能不能……”

    “喂你?我怕噎死你!”

    莫遠山雖然沒好氣的說著,可還是把奶茶遞了過去。

    吳可可卻就著莫遠山的手,伸過嘴來含著吸管深深的吸了一口,笑道:“你這人還不賴,心眼不壞,乍一看還挺順眼,就是小氣了些,雞腿也只舍得買一只!”

    “你吃白食還抱怨,有你這樣的嗎?我這樣伺候你,算什么?”

    吳可可拿起一只雞腿,邊吃邊笑道:“算我的跟班吧,只要你聽話,虧待不了你。”

    莫遠山哼了一聲,冷笑道:“你還真是癩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氣,你窮得叮當響,除了這身看著還算順眼的天生的資本和一身臭脾氣,你還有什么!”

    吳可可頓時將啃了一半的雞腿迎面便朝莫遠山砸來。

    莫遠山本能的接住了,嚇得愣住了。

    “你別放臭屁,我要是沒受傷,早捶你!”

    吳可可端起盒飯,大吃起來。

    看著吳可可這副吃相,莫遠山也是服了,笑道:“算我怕了你,你且說,你是怎么來的醫院,總不會是天意集團的人送你來的吧?還有,他們就那么輕易的放了你?你的家里人呢?你一個姑娘家家的,怎么就進了天意集團當安保了?”

    吳可可沒有理會莫遠山,風卷殘云將一盒飯吃完,方抹抹嘴道:“這些重要嗎?即使我說了,你也未必相信,但我可以告訴你的是,我和你,在將來的日子里,秤不離砣,砣不離稱,要么是朋友,要么是敵人,看你怎么選了。”

    莫遠山冷笑道:“你不說也就算了,但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用你那兩眼‘狂泉水’使得滿醫院的人都發了狂,處處針對我,還硬把我變成他們眼里的渣男的。”

    “很簡單,因為她們都是女人!”

    莫遠山搖頭苦笑,看著眼前這女孩,吸了一口冷氣。

    外面護士長卻進來道:“吳可可,感覺怎么樣?如果沒有什么不適,你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莫遠山插嘴道:“她吃也吃得,睡也睡得,一張巧嘴更會罵人,還有什么不適,早好了!我的罪名啊,也洗清了,該散了。”

    莫遠山說著,便欲起身。

    吳可可忙對護士長道:“我現在就要出院!”

    莫遠山前腳才走,吳可可早下床來,拿了自己的小包包,便上來跟著莫遠山。

    莫遠山驚悚的回過頭來看著吳可可,還沒說話,護士長卻道:“莫遠山,吳可可的治療費用還差二百五,你去交一下!”

    “二百五!好啊,和你真配!”

    吳可可大笑起來。

    莫遠山心里那個氣啊,肺都快炸了。

    兩人好不容易辦完了吳可可的出院手續,天已經漸漸黑了下來。

    出了醫院,看著街道上漸漸升起的霓虹,莫遠山一陣茫然。

    一輛出租車駛來,莫遠山急忙招手,一言不發就上了出租車。

    吳可可急忙上了后排座位。

    莫遠山看著吳可可道:“你還真是狗皮膏藥,跟著我干什么,我該還的債都還了,現在不欠你什么了吧,你愛去哪兒去哪兒,別跟著我!”

    吳可可的火便上來,正要說話,前面的司機卻扭過頭來道:“哎,我說兄弟,你小子怎么對女孩子家這樣,還是不是男人?”

    莫遠山怒道:“開你的車,別多管閑事!”

    司機是個三十出頭的男子,五短三粗的,頓時把車熄了火,怒道:“你小子再說一遍!信不信我削你!我就沒見過你這樣的渣男。這樣好的姑娘,你不知道好好珍惜,還耍什么橫!”

    吳可可趁機怒道:“莫遠山,我和你都那個了,你提起褲子便不認賬啊,你這個渣男,混蛋!”

    司機一聽吳可可這話,立馬大怒,下車來便拉開了后排車門,指著莫遠山怒道:“你下來,爺教教你怎么做人!”

    記住手機版網址:
上海快三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