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勾曲 > 182因果報應,怨誰?
    阿初看著幻無尋一臉欲言又止的模樣,知道她是要問什么,倒是沒有隱瞞,直接開口:“你放心,她現在也沒事,只是她畢竟瘋了,你跟她待在一起不合適,最近你就在這里安心帶著養傷,我會陪著你的。”

    幻無尋聽著聶桑沒事,才點了點頭,阿初見此才出去,外面太陽正好,白妙煙跟肉芝芝兩人挽起袖子在院子里拔草,見阿初出來,白妙煙還笑著打了招呼,阿初見此:“我也來幫忙。”

    說著去旁邊的廚房放了碗,也出來跟著拔草,一上午的時間,整個院子瞬間干凈了不少,伏千雪進來救看見一地的雜草,一臉嫌棄:“你們倒還真是有閑心。”

    白妙煙聽了,看著伏千雪帶著一隊人,一臉淡淡開口道:“伏大小姐怎么屈尊來這里了,可真是委屈你了。”

    伏千雪聽了,冷哼了一聲:“我來看看你們在這里怎么需不要幫忙,畢竟在我紫昆山,你們也算客人。”

    看著一堆的雜草一臉嘲諷道:“還拔草呢,白妙煙你不是一向傲氣,怎么還干起這種粗活來了。”

    白妙煙聽了沒好氣笑道:“是啊,哪能跟伏大小姐比,這出門隨時都跟著一隊人,剛剛看你們氣勢洶洶的,不知道還以為來找架的呢?”

    伏千雪聽了一臉氣憤:“護著一個將死之人,我倒要看看你們,能不能護得住。”說完還氣憤的踢了一腳邊上的雜草,才氣憤的轉身走了。

    肉芝芝看著:“白姐姐,這女人是不是在紫昆山日子過的太無趣了,怎么專找我們麻煩,真的是,打又打不過,每次來嘲諷兩句,又灰溜溜的走了,到底是誰閑的。”

    白妙煙聽了,盤著肉芝芝肩膀笑道:“不過你也得小心了,聽沒聽過一句話,不怕敵人狠,就怕敵人難纏,要是天天來兩遍,煩都煩死。”

    肉芝芝聽了倒是一本正經點了點頭:“有道理。”

    阿初聽了倒是一臉無奈笑笑:“好了,把這里都收拾一下,我看后山后面有片竹林,去挖些竹筍來。”

    肉芝芝聽了,忙拍手:“好呀,多挖點阿初,要是再有只雞就好了,我要吃你做的竹筍雞。”

    阿初聽了一臉無語:“現在有的吃就不錯了,還竹筍雞,美的你。”

    白妙煙聽了,一臉嘴饞的咽了咽口水,看著肉芝芝:“你們,以前經常吃?”

    肉芝芝聽了搖了搖頭:“以前阿初經常吃,我就只能聞聞,不過很香!”

    白妙煙聽了,投給肉芝芝一個可憐的眼神,也是,以前都沒修出人形,吃什么,聞聞就好了,阿初聽著倒沒多說什么,剛準備要走,門口再次來了個身影。

    阿初看著倒是停下腳步,看著提著一個盒子進來的蕭玥,客氣開口:“蕭姑娘,你怎么來了?”

    蕭玥看著煥然一新的院子,倒是一臉淡淡笑意開口:“你們這是自己動手收拾的?”

    阿初點了點頭:“恩,反正也是閑著,就收拾了下,對了,昨日沒回去,也沒告訴你們一聲,倒是我們疏忽了,還請蕭姑娘代我們跟蕭宗主說聲抱歉。”

    蕭玥聽了,倒是一臉淡淡開口:“阿初姑娘嚴重了,宗主也是見你們昨日沒回來,特意讓我過來問問,才知道這邊發生的事,想著你們應該沒吃東西,就給你們帶了些。”

    肉芝芝聽了,倒是開口:“那正好,阿初也不用著急去后面挖竹筍了。”

    阿初見此,都是一臉尷尬的笑笑:“蕭姑娘進來說話吧!”

    說著幾人到了屋子內說話,蕭玥將飯菜擺了出來,倒是豐盛,有葷有素的,還有一盅湯:“聽說幻姑娘受了傷,我專門帶了雞湯來,里面還加了幾味靈藥,想必對她是有好處的。”

    阿初聽了,倒是一臉客氣:“蕭姑娘有心了。”

    蕭玥聽著打量屋子里:“本來我還想看看有什么能幫忙的,看樣子你們這都收拾好了。”

    白妙煙也淡淡開口:“蕭姑娘這么忙,不用太費心我們的事,我們也不是三歲小孩,有手有腳的,還不至于生活不能自理,這頓飯先謝謝了。”

    蕭玥聽了,臉上淡淡笑了笑,隨即才開口:“對了,那個,聶姑娘也在這里么?”

    這話一出,幾人都同時看向蕭玥,說實話,這還是第一個問起聶桑的人,蕭玥見大家都看著,倒是淡淡笑了笑開口:“我隨便問問,看聶姑娘如今的模樣,也是怪可憐的,有些于心不忍。”

    白妙煙聽了,倒是冷笑一聲,她可還沒忘記之前聶桑做的事,淡淡開口:“早知道會變成如今這般可憐,當初就不該做那么多心狠歹毒的事,都說因果報應,怨誰?”

    蕭玥聽了倒是沒繼續開口,而是什么了一會,看大家都在吃飯,才淡淡問道:“你們應該不打算回上陽宗那邊了吧?”

    阿初聽了,點了點頭:“恩,前兩日倒是麻煩蕭姑娘張羅了。”

    “對了,那天看你聽到那個五師兄受傷那么緊張,他現在如何了,到底怎么回事?”阿初隨口問著。

    蕭玥聽了,一臉苦笑,淡淡開口:“多謝阿初姑娘關心,他現在,還好,技不如人而已,沒什么可追究的。”

    白妙煙聽著倒是淡淡開口:“技不如人,你們這紫昆山上的規矩,還真是有些不明白,若是切磋不是應該點到即止,這都下不了床了,你們宗主也能忍的住,倒是佩服。”

    阿初聽了,見蕭玥一臉尷尬,忙淡淡對著白妙煙:“妙煙。”

    蕭玥聽了,倒是笑道:“其實白姑娘說的也在理,在外人面前,紫昆山上是兩個宗派,上玄與上陽,可是在紫昆山上,大家都心知肚明,自從我們前宗主失蹤后,上陽就一日不如一日,我們宗主又敬伏師叔是長輩,自然就顯得勢弱了些,再加上不想因為一些小事而壞了兩宗的和氣,便只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更何況有一點卻是事實,技不如人。”

    白妙煙聽了點了點頭,淡淡開口:“難怪這上玄宗的人都這么囂張,我看除了景瀾師兄謙和一點,就連伏千雪身邊的跟班都強勢得很,那你們還真是夠憋屈的。”

    蕭玥聽了倒是淡淡笑了笑:“憋屈倒算不上,這樣也好,門中弟子也能有些壓力,倒不至于太過自大,而怠慢修練。”

    阿初聽了,倒是淡淡開口:“蕭姑娘倒是看得通透。”

    蕭玥看著大家吃的差不多了,才起身:“宗里還有事處理,蕭玥先告辭,幾位若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找我。”

    阿初聽了起身:“我送你。”

    說著起身,一路送到小院門口,阿初還是淡淡開口:“不管怎么說,還是要多謝蕭姑娘。”

    蕭玥聽了,倒是客氣笑笑,什么也沒說離開了,阿初看著蕭玥離開的背影,好一會兒才轉身回去。

    ()
上海快三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