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被玩壞了的游戲 > 第十二章 沒有仁慈的資格
    ps:多謝書友苗南北以及書友161126020013599的打賞,不說沒用的,唯有加更。

    李小龍也想像諸葛孔明那般展現一下謀略,但是現在的情形完全沒有給他施展謀略的機會,他們的行動被人全程看著,敵軍的布防已經完全收縮,陣勢也已經擺開,除了正面強攻別無他法。

    六國上使坐在高架之上觀摩著即將開始的戰斗,對他們而言,這場戰斗毫無懸念,他們甚至在此之前根本不相信山賊敢下山攻打糧草大營。

    “黃展,你這個副將預料的還不錯,這幫山賊果然是膽大包天。”上使飲著杯中酒,瞥了一眼遠處的戰斗,敢妄稱皇帝,在他眼里這幫山賊真可謂是狂妄至極。

    “多謝上使夸贊,眼下這幫山賊已經陷入重圍,不消片刻想必就能被全部斬殺。”黃展附和道,同時看向已經展開了的戰斗,然而不看還好,看了之后端著酒杯的手隱隱發抖。

    官兵與李鐵的較量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戰斗,尤其是以李鐵為首身穿特殊盔甲的隊伍,完全如同鋼刀一樣在包圍上來的官兵中切來切去。

    李陵雖然知道李鐵的軍隊都是開了掛的,但是戰斗力也是第一次見到,這完全就是人民幣玩家與普通玩家的區別。

    之前所有的想法此時也都打消了,此時只有一個想法,跑路!

    顯然如同論壇里說的那樣,能和主角硬剛的只有主角,怪不得直播間內李鐵的此次行動連投票窗都沒彈出來,感情這場戰斗毫無懸念啊。

    “現在趕緊跑吧,再等一會想跑都來不及了!”

    李陵立即言道,言語之中沒有任何尊卑之意,之前他還學著古人裝裝樣子,現在也顧不了那么多了,現實中大老板的脾氣已經暴露出來,故而他的語氣惹得一幫上使很是憤怒。

    “黃展,這就是你調教的屬下,如此無禮!”

    面對上使的責罵,黃展自是趕緊賠罪,然而在他還沒有跪地之時,李陵直接拽住他就走。

    “大哥,現在已經是什么時候了,還那么多繁文縟節,他們不跑咱們跑!”李陵雖然是玩家,但是黃展作為一名將軍,身體素質遠遠高于李陵,故而他并沒有被李陵拽走。

    “放肆!”黃展一聲怒喝,在他眼里,上使的命是非常金貴的,要是上使在他的手里死了,這份罪責足以讓大國震怒。

    “上使大人,我這兄弟也是一時著急失了分寸,不過眼下戰局完全與我方不利,還望上使大人念在其為各位安全考慮的份上,從輕發落。”

    作為統兵將軍,黃展自是看得出現在的形勢,一萬五對兩千,以常理來看正面交鋒豈會那么輕易的落敗,然而現在他看到的卻是被敵軍壓著打,甚至于已經有了潰逃的傾向。

    上使多是文官,雖然不懂軍事,但是察言觀色的本領還是有的,黃展、李陵以及其他統帥的神色上都是緊張,可想這場戰斗的局勢已經難以挽回,故而也都連忙在各國統帥的護衛下開始撤離。

    “如此不堪的戰力,可見汝等平日里的訓練有多么的敷衍!”上使不滿道,本以為可以談笑間將叛軍剿滅,回國之后也能在大王面前邀功,然而沒想到的是,一杯酒還沒喝完,就落得如此境地。

    李鐵雖是第一次參戰,起初還有些緊張,但是戰斗力擺在那里,而且七年的戰場生涯已經讓身體有了肌肉記憶,故而很快也就適應下來。

    殺戮會讓人上癮,現在的李鐵已經殺紅了眼,一刀一個的感覺實在是太爽了,原本還有思想負擔,但是一旦精神亢奮起來,什么思想負擔都被拋之腦后了。

    “娘~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就在李鐵揮刀而至時,一聲哭喊將他從亢奮中拉了出來,眼前哭喊的士卒面容稚嫩,此時握著渾身顫抖,火光的映襯下可以看到其已經尿濕了褲子。

    然而這是戰場,黑虎就在李鐵的身側,他并不知道李鐵為什么停手,他手中的大刀直接砍掉了哭喊中士卒的腦袋。

    “皇上,您受傷了嗎?”

    黑虎上下看著李鐵,而李鐵的目光死死的定格在地上滾動的人頭,這張面孔是那么的稚嫩,或許他還僅僅是個孩童。

    然而戰場就是這般的殘酷,斧砍刀劈之中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沒有任何的情面可講。

    ‘剛才還殺得那么起勁,怎么突然就不動彈了’

    ‘陣前廝殺還開小差,老大這魂游天外的功夫有點強啊’

    ‘幸好他是老大,身邊有那么多人護著,就現在這種碾壓式的戰斗,他就是躺下睡一會也沒事’

    ……

    李鐵突然有種握不動刀的感覺,從他穿越以來,他一直都在做心理暗示,那就是要殺人、敢殺人,他做到了,面對蜂擁而至的敵軍他手起刀落,絲毫沒有畏懼。

    然而就在剛才,那一聲‘娘,我不想死’,讓他好不容易構筑的殺人之心產生了巨大的裂縫,殺人?殺什么樣的人?

    “大哥,你沒事吧。”

    李小龍通過彈幕得知了李鐵的情況,此時湊了過來詢問,他也是第一次經歷如此血腥的場面,甚至于他完全沒有想到戰力之間的差別會有如此之大,否則還想什么計謀,直接殺就完事了。

    當他手中的大刀捅破第一個人的胸膛時,他原本的恐懼都被興奮替代,即便看著有些一刀沒死的敵人在地上掙扎、哭喊,他也只是稍稍有些不忍,但是并不會讓他有任何的負罪感,因為他知道這是一款游戲。

    而李鐵則不同,這是他的人生,在他的心里已經認定了他穿越到了一個新的世界,每一刀的劈砍都是一個生命的死亡。

    不由的想到前世很流行的一句話,這是誰的兒子,又是誰的父親,又是誰的丈夫,他知道自己沒有錯,因為他要保護整個山寨,這是他身為老大的責任。

    但是這些小兵又有什么錯,或許他們參軍只是為了養家糊口,或許在他的家中上有老、下有小。

    即便心中有無數的雜念,但是此時此刻他面對李小龍的詢問只是微微搖頭,他不能表現出他的軟弱,絕對不能。

    “弱小便是罪!弱小便是罪!”

    他的心里不斷的重復著這句話,小兵的確沒有錯,但是你弱小,這便是李鐵自我最大的安慰。

    “派人去搶奪糧草,別讓敵軍將其焚毀了!”李鐵對李小龍言道,同時戰局已定,他手中的大刀已經沒有必要再去揮砍。

    看著潰逃的官兵,他沒有下任何的命令,有人率眾追殺,有人任其逃竄。

    “我還沒有資格表露我的仁慈,沒有資格!”
上海快三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