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侵蝕游戲 > 第六百七十六章 前往銀月城
    紅館中發生的事情,茍霍或者說整個m市或者南國的人都沒有人察覺到。

    對于費南多的到來,在陰影那奇特的能力作用下也是無法追蹤攔截。

    再者,如今的茍霍還有著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隨著溫蕾薩一起走出了m市市政府基地后,兩人花費了將近30分鐘走向了一個類似于郊區的森林之中。

    在森林之外,有一個巨大的樹木雕刻的木牌插在了地,而面所寫的正是‘進入需通報,違者生死不論。‘。

    這里,正是茍霍之前和溫蕾薩一起規勸將安都賽因附近的那個精靈村子勸過來后給予這些精靈族們自我規劃的區域。就和蠻錘部族如今掌握的區域一般,擁有著高度的自治權利。

    因為茍霍已經是一個熟面孔了,因此如今正側守在這塊木牌旁邊的一個精靈守衛只是對著兩人打了個招呼沒有詢問什么便放兩人進去了。

    “溫蕾薩,你又帶茍霍過來了?”

    “噢!是茍霍啊!怎么這么久沒過來啊!”

    “溫蕾薩啊!我看你……呵呵呵!”

    在這個如同原始森林一般有著不一樣的清新氣息的林間,不時有面容美麗即便放在過去的時代也是個個能稱得絕美之人的精靈男女們看著兩人走過的身影發出一聲聲帶著嬉笑調侃的話語。

    茍霍對此并沒有感到什么,畢竟他也習慣了。但是溫蕾薩卻仿佛永遠習慣不了一般臉色潮紅低著頭不說話。

    因為她之前反駁過,但是反駁過后這些人反而變本加厲的開始各種調戲,讓溫蕾薩更是羞的低下頭去不敢說話。學聰明的她便也就不去搭理這些有著長久壽命的精靈同胞們。

    采摘果子,種植蔬菜,修整新的房子。

    兩邊的精靈族似乎已經融入了這片環境,在這安定的環境中也有了一些調侃的心情,在工作之余也不忘對兩人投去各種曖昧的目光。

    不過,早已經有了應付對策的兩人很快便走過了這些工作的區域最后走入了一個建好的木屋中。

    敲了敲門,在內里傳來的一聲熟悉的平靜聲音中,茍霍推開了門。

    “又來了啊,茍霍,還有小風行者。”

    此時對著門口的兩人打著招呼的正是部族的長老莫思捷。

    ”怎么了,你們需要去銀月城嗎?“

    而在莫思捷旁邊他的雙胞胎姐姐莫思麗略帶疑惑的問道。

    對著兩人尊重的打了個招呼后,茍霍說道:“是的,今天溫蕾薩似乎有事要找我去銀月城。剛好我也有些事想和希爾瓦娜斯說,就一起來了。”

    “喔?!“

    莫思麗有些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茍霍身邊的溫蕾薩,將她看的眼神一陣飄忽,臉本來消下去的紅潤又升了起來。

    看著如今溫蕾薩這副模樣,一旁的莫思捷不禁暗暗一笑無奈的抬起手推了下他的姐姐說道:“行了,別調戲小風行者了。”

    莫思麗也是輕輕一笑,隨后將手一揮。

    在一陣魔力的波動之下,一個傳送陣便出現在了兩人的身前。

    “進去吧,這個傳送陣我想大約只能夠持續十分鐘。”

    在莫思麗的催促下,茍霍回頭看了一眼此時還因為莫思麗的戲弄而有些沒回過神來的溫蕾薩,不禁拉著她便往傳送陣里走去。

    “辛苦了,莫思麗長老。”

    說完,在茍霍的點頭之下,兩人便踏入了傳送陣中在莫思捷的魔力運轉之下瞬間從傳送陣消失。

    這個傳送陣是銀月城特別在此設立的。因為這個世界的特殊性,銀月城的防御結界一直啟動著從來沒有關閉過。雖然消耗非常的大,但是比起消耗對于銀月城的保護卻顯得更加的重要。

    因此,缺少了特殊方法的話,基本是很難進入銀月城的。故而,希爾瓦娜斯便在這個部族中設立了一個傳送點,只有通過莫思麗和莫思捷兩人的魔力才能夠開啟的傳送陣。

    除了安全之外,更多的是為了給這個精靈部族的人們一個自保以及撤退的手段。

    畢竟,之后的事情誰也不清楚會發生什么,為了這些不愿意住入銀月城的精靈同胞謀求一條后路是必須的。

    當然了,這一點茍霍也是清楚的,他也沒有任何的意見。于情于理,在這個賦予了精靈族們高度自治的區域中,他們想做什么都是允許的。

    前提是不背叛或者損壞m市的利益。

    在一陣光芒閃耀之下,茍霍和溫蕾薩只覺得身體一顫,眼前的景色一抖,緊接著兩人便像是突破了一層薄薄的膜般來到了一個新的區域。

    咔嚓!咔嚓!

    嘩!嘩!

    一瞬間,兩人的耳中便傳來了無數刀劍匕首出鞘,弓弦拉動箭矢弦的聲音響起。

    在眼前的那些微的白光散去后,茍霍看著眼前這幾乎數十把弓和刀劍對準了自己的防御,不禁無奈的苦笑道:“不需要這么嚴密的戒備吧。”

    “不好意思啊,因為之前兩個長老傳送都會有事先交流。這一次在毫無征兆的情況下傳送陣忽然點亮,為了安全起見這種程度的戒備是必須的。”

    揮了揮手,希爾瓦娜斯的絕美倩影走入了這個不大不小的房間里。緊接著,那些圍在了周圍的精靈守衛們紛紛收起了手中的武器,對著希爾瓦娜斯點了點頭后便走出了房間。

    等所有精靈守衛們都走出去后,希爾瓦娜斯才默默的看向茍霍和溫蕾薩輕聲問道:”你們兩個來這里是有什么事情嗎?“

    茍霍指了指身旁的溫蕾薩輕聲道:“她似乎有事想要我跟著她來這里。至于我的話,確實,我也有些事情想和你聊一聊。”

    希爾瓦娜斯的目光在茍霍和溫蕾薩身不斷的來回跳動著,隨后像是想到了什么般恍然大悟,剛想開口卻忽然被一只柔荑遮住然后在茍霍有些驚異的目光中,希爾瓦娜斯就這么被溫蕾薩拉著走出了房間只留下茍霍一個人有些摸不著頭腦。

    被拉出房間外的希爾瓦娜斯掙扎了一下后掙脫了溫蕾薩捂住嘴巴的手,然后臉露出了一絲明了般笑著說道:”沒想到啊,你竟然也會用這一招。“

    “沒……沒什么。只是……我只是過來交任務!沒錯!交任務的!”

    像是被看穿了一般有些慌亂的溫蕾薩不禁揮了揮手堅定了一下自己的信念,對著她的姐姐希爾瓦娜斯大聲說道。

    然而,希爾瓦娜斯也不拆穿她,只是笑著說道:”行吧。就當你是交任務。“

    “什么叫當!我本來就……”

    “那么,兩位美麗的女士,我想這里不是一個好的談話的地點吧。”

    此刻,從房間里走出的茍霍打斷了前方兩人的交談,指了指周圍那些因為好奇而漸漸聚過來的銀月城的人們。

    見此,希爾瓦娜斯也是一怔,隨后說道:“啊,我也有些迷糊了。跟我來吧,這里確實不是一個好的談話的地點。”

    緊接著,希爾瓦娜斯便帶著茍霍和溫蕾薩,三人慢慢的走出了這個有些熱鬧的地方走向了一個特制的木屋之中。

    等三人走入后,一盞魔法燈光亮起將不大卻封閉的木屋徹底照亮。最先坐下的希爾瓦娜斯就像是恢復了游俠將軍的稱號般,神色肅然的對著兩人點了點頭然后說道:

    “那么,現在說說你們來到銀月城的目的吧。”
上海快三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