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變成獸爹 > 第一百三十章 強勢的沈月蘭
    秦獸抱著趙萌萌,徑直出了趙家的大門,然后喚來在庭院中休息的小野。

    待父女倆跨上狼背,坐穩后,小野甩了甩腦袋,然后一個跳躍,就見它直接翻過趙家四米高的院墻,消失在了趙家別墅的庭院里……

    趙靈兒是看著秦獸把趙萌萌帶走的。

    沒辦法,出了這檔子事,她現在也沒有精力,去照看自己的寶貝女兒。

    此外,雖說就她而言,對趙云海這個所謂的二叔,壓根兒就沒有絲毫的親情可言,但對她爹趙云蒼來說,不一樣。

    畢竟再怎么說,趙云海也是趙云蒼一母同胞的親兄弟,二人可是從小一起長起來的,哪怕在趙云蒼心中,對趙云海,同樣有諸多不滿,但其實這些不滿,大多只是趙云蒼對趙云海的怒其不爭而已。

    趙靈兒心中清楚,自己父親,對自己二叔,一直是有感情的。

    而正是因為有感情,所以趙靈兒,在秦獸帶走趙萌萌之時,并沒有阻攔。

    今天秦獸,之所以會對她二叔下殺手,歸根結底,還是因為先前趙云海辱罵趙萌萌的話,徹底激怒了秦獸。

    因此,在不確定,趙云蒼會不會遷怒趙萌萌之前,還是讓萌萌,去她爸爸那里躲一段時間的為好。

    ……

    “醫生,我弟弟他怎么樣?”

    手術室的門剛打開,一直在門外候著的趙云蒼,就猛地從座位上站起,對著從手術室里出來的醫生問道。

    “趙先生很抱歉,令弟的下半生,可能需要在床上度過了。”

    ……

    “趙龍,把那幾個經常和云海一起打牌的家伙,給我帶過來!”

    “是!”

    ……

    “老板,那幾個人已經不見了。”

    “不見了?”

    “嗯,已經失蹤半個月了。”

    “那就去給我找!”

    “是!”

    接到電話的趙龍,有些無奈的揉了揉太陽穴,接著喚來自己的一個手下,把早上秦獸帶過來的那棵靈煙,交給了他,讓他替自己出國一趟。

    ……

    看著空蕩蕩的大廳中,一個人坐在沙發上,不停抽悶煙的趙云蒼,沈月蘭心中,不由得閃過了一抹心疼。

    “還在這生悶氣呢?”

    趙云蒼抬頭看了沈月蘭一眼,沉默。

    “怎么,你還想去找秦獸報仇不行?”

    繼續沉默。

    “不是我打擊你,論個人武力,昨天你也看到了,我親自動手都沒能攔下他,換句話說,單憑你手上的那幾個歪瓜裂棗,去多少,都是去給人家送狗糧。”

    趙云蒼:“……”

    “論經濟實力,秦獸買下的那個莊園,估價在五百億,相當于五個靈鶴。”

    趙云蒼的面皮抽了一下。

    “論人脈,你這邊能說的上話的,只有一個七爺,而七爺和秦獸的關系,你也看到了,你覺得,他會為了這云海這么一個外人,去替你找秦獸的麻煩?”

    趙云蒼的面皮,再次抽了一下。

    “最重要的一點,你想過靈兒和萌萌的感受沒有?你別告訴我,你沒看出來靈兒對那小子有意思。”

    “……這事兒難道就這樣揭過去了不成?趙云海他是我弟弟,親弟弟!”趙云蒼開終于口了,聲音有些嘶啞。

    “那又如何?對我們一家來說,他終究只是個外人。”

    “而且,昨天他說的那番話……哼!敢罵萌萌是小雜種,單憑他這句話,哪怕秦獸沒動手,只要我在一天,他都再甭想踏進我趙家大門一步!”

    趙云蒼啞口無言。

    “而且你別告訴我,你看不出來,趙云海是帶著目的過來的。”

    “我倒要問一句,他把靈兒當什么了?籌碼?貨物?他配嗎?!他是個什么東西!”

    “趙云蒼!我今天就把話給你撂在這兒,你要是敢動手對付秦獸,那不好意思,你就別怪我對你不講情面!”

    沈月蘭越說越氣,把這句話說完,沈月蘭一伸手,直接打掉了,趙云蒼手指間夾著的煙。

    趙云蒼:“……”

    “你自己好好想想,不想當孤家寡人的話,就把你對秦獸的不滿,都給我收起來!在我眼中,十個趙云海,都抵不上一個秦獸!”

    沈月蘭回屋后,趙云蒼怔怔的,看著地板上,靜靜躺著的半截香煙。

    把從小到大,自己對趙云海的付出。以及趙云海對自己的“回報”,仔仔細細的,在腦海中過了幾遍后,良久,趙云蒼像是想通了什么似的,長呼了一口氣,接著,就見他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轉身回了臥室……

    每當趙萌萌一來九龍山莊,山莊里的氛圍,瞬間就會變的大不一樣。

    看著瞬間安靜下來的山莊,秦獸心中一樂,呵,這幫‘欺軟怕硬’的小崽子!

    回到山莊兩天后,秦獸才接到了趙靈兒的電話,趙靈兒在電話中說,趙云蒼想萌萌了,想把趙萌萌接回趙家。

    對此,秦獸當然是嚴詞拒絕。

    我才接過來兩天你就想接回去?想都別想!想接回去,怎么也得等個,十天半個月之后才可以吧!

    十天半個月,是秦獸心中的下限,至于上線是多久,那就要看趙家人的表現了。

    ……

    “老李,你找到原因了嗎?”夏東黎靠坐在沙發上,托著個手機,一臉幸災樂禍的對著手機說道。

    “去去去,別特么的來煩我,老子現在正煩著呢!”電話那邊,劉鎮龍一臉的嫌棄。

    身為異能殿少有的紫色異能使,劉鎮龍已經有很多年,沒有遇到像今天這樣,讓他束手無策的情況了。

    “嗯?怎么,連你親自過去,都沒有找到作案的兇手?”夏東黎驟然坐直了身體,臉色也變的嚴肅了起來。

    他和劉鎮龍相識多年,對方的實力,他心中是有數的,但現在連他,都沒能解決掉那件事,那說明那件事的棘手程度,可能已經遠遠超過了,他們這些人對此事的預期。

    “沒有。”劉鎮龍緊皺著眉的搖了搖頭。

    “一點現索都沒有?”

    “沒有,那些牲畜的干尸,我已經親自檢查了一遍,在那些干尸身上,除了脖子上有一道咬痕外,并沒有發現其它多余的傷口。”

    “我估計森林里,可能是又跑出來了什么喜歡吸血的鬼東西。”

    “不過還好,現在還沒有人出事,否則的話……媽的,別讓老子逮到它!否則老子非生撕了那畜生不可!”

    ……

    嘟……嘟……嘟……

    拿起電話,看了一眼顯示屏的秦獸一愣,韓珮文?他怎么突然打電話給我?
上海快三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