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月臺上的戀歌 > 中部 第一章3
    3

    “呵,好熱鬧啊!″林杰“老婆頗有興致地一邊嘴里嚅嘟著一只雞腿,一邊斜眼湊著熱鬧,仿佛這個場合如果沒有她就沒意思。

    “行了,吃你的吧!″林杰太知道自己的“老婆″是個啥人了,少年和趙婷婷結下的“梗″能這樣輕而易舉放過嗎?要知道,如果不是自己和趙婷婷的娃娃親,她也不至于等了近二十多年,這是個什么概念,林杰正是明白這點才特別注意自己“老婆″在今天這個場合的表現了。更何況趙婷婷生父和那個高亮的一出又一出“戲″,想到這,他的眼光不由得瞟向了趙婷婷,也許是自己曾經和趙婷婷的種種“戀情″,也許是自己這本該熱鬧且喜慶的兒子周歲宴發生了不希望發生的故事,卻實實在在發生了的原因吧,趙婷婷的目光和林杰的目光相遇了。

    啊,林杰仿佛全身觸電般抑制不住自己,站起了身向趙婷婷的席位走去。

    林杰“老婆″停止了“嚼嘟著″的雞腿,啥回事?舊情不改啊。她正要站起身,肩膀被一個女人的手壓住,“你誰啊?壓我干什么?″

    那女人搖一搖頭,“我叫歐玲,小壽星爺爺的同事。″

    “我管你是什么人?我問你,壓我干什么?″林杰“老婆″伸出手一巴掌打掉歐玲壓在肩上的手。

    “呵呵,你不覺得你這個有一手做粘豆包手藝的丈夫是不是和那小壽星有那么的相像嗎?啊,呵呵!″歐玲皮笑肉不笑的從桌上夾起一塊千層餅有滋有味咀嚼了起來:“啊,真香!″

    林杰“老婆″愣了半響,怔怔地看了一眼歐玲,又斜過頭瞅瞅正和趙婷婷說話的丈夫。

    歐玲咀嚼著千層餅的當會,眼晴瞟向這個被自己引導的女人。看得出,歐玲為了一個小小的鐵路站段“工會副主席″的位子真是做足了功課。近兩年了,為了這個目標歐玲付出了許多的汗水,蠃得了一個個砸向“高亮″和“邱堂德″的與論,多年的工會女工委工作,她深知“人言可畏″的可畏,一把不見血的刀……,她覺得,近兩年來,邱堂德對自己的態度仍然是“嘿嘿嘿嘿″中被`火箭煙″遮住了心里,她只能見縫就“興風作浪″……一個偶然機會,她知道了趙婷婷的“娃娃親″的事,“原來下藥是這么回事″。

    “邱主席,你外孫過周歲我也去賀喜″,上個月歐玲主動發起了進攻!

    “嘿嘿嘿嘿,小家伙的事,別破費!″。姜,還是老的辣。邱堂德知道,這個女人不是省油的燈……,不同意是不可能的。

    “哎,你干什么去?″林杰“老婆″離開席位向趙婷婷位走去了,歐玲故意驚訝地拽著她。

    “我看看去,″林杰“老婆″甩開了歐玲拽的手徑直走去。

    “是啊,看看也好!放心!″歐玲“傷口上撒了一把鹽″地說。

    “婷婷,向你賀喜啊,這么胖一個胖小子,多可愛,高興死了吧!″林杰“老婆“意趁與趙婷婷說話的當口,雙眼打量起趙婷婷懷中的孩子,這一看可把她嚇了一跳,她伸手就朝趙婷婷的臉上就是“啪啪″兩巴掌,“好你個趙婷婷,你真是陰魂不散啊,說,這小孩長的怎么和林杰我老公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老婆,你干什么?″林杰擔心的事終于發生了。

    “干什么,干什么?″桃桃從另一桌站了起來,一路飄了過來,甩了下手帕嗲嗲叫道:“老板娘,你別得寸進尺噢,你想干什么?″

    “你看這娃像不像?″林杰“老婆″知道桃桃,心里有些懼怕。

    “像,怎么啦?不像,又怎么啦?像,說明這孩孑有人緣,不像,表明這孩孑討厭你″,桃桃說著話不經意間瞥了一眼孩孑,不由得抽一口冷氣:“乖乖隆地咚,怎么和我長的也這么像呢。″

    “哈哈!″全場轟然大笑!

    桃桃眼直直看著趙婷婷心里打起了鼓。
上海快三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