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月臺上的戀歌 > 中部 第一章5
    5

    雨夾雪,飄飄悠悠地如期而至,大江市的街面上卻絲毫看不見丁點雪花,有的只是坑坑洼洼不時出現的晃眼雨水路。

    邱堂德捂著手走出鐵路醫院,這是他最后一次換藥了,換藥的護土有些嘲諷地邊上藥帖紗布,邊笑咪咪:“下次別使小孩脾氣,不然手掌肌腱斷了,這只手就殘了,就沒有這么幸運了。″

    邱堂德會以“嘿嘿嘿嘿″一笑:“這就是年紀大惹的禍。″

    護士搖一搖頭:“不明白!″

    邱堂德又以“嘿嘿嘿嘿″一笑說:“老小孩老小孩,說的就是我這號的人。″

    “嘻嘻嘻″,護士被逗樂了:“我爺爺就是這樣,我奶奶常說他老小孩老小孩,越老越沒個正題,嘻嘻嘻!″

    “越老越沒個正題。嗯,說的好,嘿嘿嘿嘿″,是啊,我不就是老小孩老小孩,越老越沒個正題嗎。邱堂德極力躲避著坑洼雨溏中濺出的污水,耳邊一個女人聲音震驚了他。“你是邱堂德吧?″,多么耳熟的聲音,邱堂德定晴一看,不由興奮起來。

    “嘿嘿嘿嘿!你怎么來了?″

    “我們不是有約定嗎?你有難處了,我就來帶你走,你還記得我們當年在月臺上分別時的約定嗎?″

    邱堂德一個勁點頭:“嘿嘿嘿嘿!當然記得,要不然我就認不出你來了?高秀花。″

    高秀花一聽,臉紅了半邊:“是嗎?我還以為,你忘了。年前,我在廣播里聽到了一篇稿子,好像寫的就是我們。叫月臺上的愛情。″

    “嘿嘿嘿嘿,高秀花,你還是別字大姐,那叫月臺上的戀歌,我辦公室一個小青年寫的。嘿嘿嘿嘿,怎么,你也聽了。″

    “我,不但聽了,還背下了其中一段哩!″

    “嘿嘿嘿嘿,是嗎?不要又是別字大姐別字一大堆!″

    “盡拿老眼光看人,我高秀花現在是有著電大本科畢業證的山間道口班一名女道口工長,一名頭上別著蝴蝶結的女道口員″,高秀花說著話,大聲朗誦了起來:

    遙遠的星空下,飄蕩著一首悠悠的戀歌。是誰又在為我吟詠?思念使心中的愛太多、太滿,不小心溢出來,濺到你身上,染綠了身后多情的江南岸。

    一線山泉從我的記憶中流過,刻下數不盡的溝溝坎坎。思念,隨著那纏綿的三月雨彌漫在我的窗前,模糊了視線,淋濕了那段往事。你乘著三月的風輕輕而至。

    記得那是一個清晨,一朵朵浪漫的輕霧追著我,去很遠很遠的車站接你,等著我的只有喃喃自語的車站月臺,和打著哈欠的趕早班車的旅客。我惦記著你呀,就像飄浮在我頭頂的云朵,在我夢醒時分,你已遠行了,去那個偏僻的只有你一個人的郊區道口。我深深地知道,這里的河水阻擋不住你對那個道口的牽掛,這里的青山蒼樹也遮不住你瞭望車輛的視線。我心里想留你,可不知為什么又悄悄地為你準備了夠吃幾個星期的小菜,既然你的心系在了那地圖上尋覓不到的無名小站的道口,我又怎能挽留你?既然你應了遠方那個無名小道口的召喚,我,一個列車廣播員又有什么理由去勸說你?互相思念著吧,對你叮囑,也像對我自言自語:何必捎帶太多,僅僅思念著就足夠了。

    你把那只蝴蝶留給我做紀念,它曾輕輕挽住你鬢發上的浪漫,也捆住我流浪的目光。漂浮的心在你遠行之后何時才能再靠岸?在潔白的信箋上,我描繪著你的偉岸、魁梧的身軀,那個熟悉的名字又覺得陌生。我不清楚為什么在心中把你復制了那么許多遍,也不知道從何時起我生活的區域變得那么狹窄,只能在你壟斷的視野里來回奔馳。

    思念你時,我的碼頭很小很小,甚至容不下你手中揮舞著的信號旗。我曾經問過你,分手時旗子的顏色會不會褪去,你沒有回答,只是抬頭和那漸漸遠去的列車背影對話。在你沒有標記的歸期里,我不會做哭泣的孩子一味在鐵路線上尋找自己爸爸媽媽和親人的足跡,如果會,也只是去尋找你迷人的身影。

    思念,總是生長在你遠去的日子里,我打開那本發黃的像冊去重溫過去的故事,也可能是太癡迷了才那樣疲倦地折磨自己,不愿得到更多,只想用手再一次撫摸那些豐美的日子及壓扁的記憶。

    盼望你偶然出現在那靜靜的車站月臺上,用你爽朗的笑容和鏗鏘的腳步,亮麗一個少女的內心風景。我知道,這一切只有在夢里才能成真,相愛也只有在夢中才可以無限延伸。每次收到你的來信,我記憶的港口就會起風,平靜的湖面會無端地波濤洶涌。我不知道你是否曾經會這樣沖動過,用目光觸摸彼此熟悉的車站月臺和火車綠色的車身及掛在車廂扶手上的那支戀歌。我理解愛和愛人的憔悴,也熟悉天涯共此時的氛圍。可我恨自己為什么總也走不出你的視線,離不開你遠行時的月臺。

    輕輕拉開車窗,思念啊,你總在那里徘徊,月臺上的戀歌啊,總在繼續往下吟誦…

    邱堂德一拍腦子:“嘿嘿嘿嘿,難怪我一聽高亮拿出這稿子《月臺上的戀歌》,我就全身像觸電一樣,原來真是寫我的。那么,高亮怎么會這么清楚,就好像真證實我倆干的場面,你聽,哦,是不是,″邱堂德揮起手在高秀花肩上一拍,“你聽這段″,邱堂德激情背誦起來:“記得那是一個清晨,一朵朵浪漫的輕霧追著我,去很遠很遠的車站接你,等著我的只有喃喃自語的車站月臺,和打著哈欠的趕早班車的旅客。我惦記著你呀,就像飄浮在我頭頂的云朵,在我夢醒時分,你已遠行了,去那個偏僻的只有你一個人的郊區道口。我深深地知道,這里的河水阻擋不住你對那個道口的牽掛,這里的青山蒼樹也遮不住你瞭望車輛的視線。我心里想留你,可不知為什么又悄悄地為你準備了夠吃幾個星期的小菜,既然你的心系在了那地圖上尋覓不到的無名小站的道口,我又怎能挽留你?既然你應了遠方那個無名小道口的召喚,我,一個列車廣播員又有什么理由去勸說你?互相思念著吧,對你叮囑,也像對我自言自語:何必捎帶太多,僅僅思念著就足夠了。

    你把那只蝴蝶留給我做紀念,它曾輕輕挽住你鬢發上的浪漫,也捆住我流浪的目光。漂浮的心在你遠行之后何時才能再靠岸?在潔白的信箋上,我描繪著你的偉岸、魁梧的身軀,那個熟悉的名字又覺得陌生。我不清楚為什么在心中把你復制了那么許多遍,也不知道從何時起我生活的區域變得那么狹窄,只能在你壟斷的視野里來回奔馳。″

    “嘻嘻嘻,這就是文學!說明作者了解我們鐵路人的內心情感世界,知道我們的所思所想,才能用文字擁抱生活,用筆寫出當下鐵路人的愛情故事,月臺上的戀歌。你看現在不正下著雨嗎?這恰恰是作者筆下的世界,在這個三月的雨中,那個扎蝴蝶結的女孩終于和你相見了……″

    邱堂德驚訝了,“哎呦呦,嘿嘿嘿嘿,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想不到我當年的別字大姐,今天成了文學鑒賞家了。″

    “去你的,二十多年好了吧,哪有三十年。″高秀花為此時的意外見到昔日的情人而心跳不已。

    邱堂德覺得能在這雨中見到自己的鄉間情人正好解了圍,他拉起高秀花的手就往火車站方向走,“走,回去!″

    “啊!真,真回去!″高秀花的心跳更激烈了。

    “我需要好好找個地方,調整一下自已的心態,不然,我就非得男性更年期了!″

    高秀花終于開心了,放心了,她附和道:“走,我理解愛和愛人的憔悴,也熟悉天涯共此時的氛圍。可我恨自己為什么總也走不出你的視線,離不開你遠行時的月臺。″。
上海快三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