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九鎮十二州 > 第二十一章 歸真場是什么地方
    劉信雖然沒進過監獄,但目睹了歸真場的景象,還是確信自己分明是成了囚犯了,胡不歸也說這里簡直比天牢還更森嚴龐大。

    天牢這個詞并不陌生,劉信依稀記得小時候,與人玩耍時,年紀大點的孩子往往嚇唬他,只要敢不聽話,就把他送到天牢,那是國家最高一級的監獄,但劉信想不到,歸真場竟比天牢更大?

    胡不歸好像異常興奮,不斷四處張望,嘴里念念有詞:“五五、六五、七五、八五、九五、十五……我的天,這每一層就有五十個牢房,上下共有九層,那就是四百五十個,太恐怖了,這洪福集想造反嗎?”

    一旁的押解人員怒目而視,斥責道:“說話注意點,這怎么是牢房,是幫你們返璞歸真的圣地。”

    胡不歸冷笑道:“好一個返璞歸真,原來歸真場是這么回事,但這怎么看也不像是圣地。”

    押解人員陰陽怪氣地說:“早就聽說胡公子的大名,想不到在這里相見,實在有趣得很。”

    胡不歸不以為意,扶著欄桿,四處觀望這座偌大的“歸真場”,對劉信說:“我說兄弟,你可知道這洪福大集的來歷?”

    劉信哪里知道這些,而胡不歸顯然也知道劉信不知道,所以不等劉信開口,已主動解釋起來:“說起洪福集,那可是大有來頭,起碼得有個二百來年了吧,對吧這位老哥?”

    押解人員面無表情地看著他,心里怕是在想:“我就靜靜地看著你吹牛皮,看你能囂張到什么時候。”

    這一心里活動似乎已經明顯到隨便一個人都能看出來,唯獨胡不歸不為所動,劉信低聲對他說:“咱們到了人家的地方,還不低調點,真惹惱了人家,幾時才能出去啊,我還有事在身,可不想陪你在這里終老。”

    胡不歸不屑地說:“少聽他們唬你了,這洪福集的發家史,有時間我詳細告訴你,你就知道它不過外強中干,扮豬吃老虎,簡直比下三濫還更下賤。”

    劉信聽得心驚肉跳,真怕旁邊的人突然爆發,那可不妙,但過了一會,押解人員似乎還挺有涵養,本來一波未起的臉上,反倒露出一絲笑意,簡直大反常態。

    胡不歸卻覺得沒趣,只得繼續跟著押解人員前進。

    這座所謂的歸真場,整體分成了兩個部分,北邊高,南邊矮,工作人員可以通過三樓的玻璃天橋在中間穿梭。

    北邊的高樓共有九層,南邊有六層,建筑風格呈現出一枚熟雞蛋中間裂開的模樣,只是右半部分矮了一截。

    一路走來,每層的入口都有不下十個守衛,森嚴的戒備令人望而生畏,劉信從未見過這種場面,走路的姿勢都變得怪怪的,胡不歸不時插科打諢,甚至拍打劉信的屁股,劉信又不敢公然反抗,不禁更加郁悶了。

    走到三層的天橋時,押解人員忽然停下,一臉得意地對胡不歸說:“胡公子見多識廣,可知這九層是什么地方?”

    胡不歸放眼望去,大大咧咧地說:“這么高,一天爬幾回,還不得累死了?”

    押解人員忍不住笑了起來,表情看上去是真的高興極了,胡不歸沒好氣地說:“你笑個屁?”

    這時從北邊樓里走過來三個守衛,到押解人員跟前同時鞠了一躬,押解人員一邊斜眼看著胡不歸,一邊卻是對三個守衛說:“這位是鼎鼎大名的胡公子,你們可要好好招待。”

    守衛紛紛答應,胡不歸聽得別扭,正要上前討個說法,押解人員竟自行離開了,守衛攔住胡不歸的去路,嚴肅地說:“胡公子,請吧。”

    胡不歸大感詫異,不知這家伙搞什么名堂。

    接連跨過幾層樓梯,胡不歸終于回過味來了,沖守衛怒吼起來:“有沒有搞錯啊!還真要把我們帶去九層?”

    守衛剛才還能言善辯的,此刻無論胡不歸如何抱怨,三人都成了啞巴,不但不說話,而且沒有任何表情,甚至呼吸的聲音都聽不到,好像機器一樣向上攀爬。

    反觀胡不歸,到六層的時候就已是氣喘吁吁了,見守衛毫無反應,只好找劉信念叨。

    樓梯處于整棟樓的北側,呈螺旋結構,而且十分陡峭,劉信在想對于恐高的人來說,下樓可算是一大煎熬了,又想這么大的地方,不知道又會有什么奇遇。

    胡思亂想的好處在于,會讓人暫時忘記身體的疲憊,因此到達目的地的時候,劉信甚至毫無感覺,好像剛才還在樓下,忽然就出現在數丈高樓之上了。

    看著劉信和胡不歸兩種截然不同的反應,三名守衛不約而同地擠出一絲冷笑,其中一個說道:“傳說中的胡公子,也不過如此。”

    胡不歸此時心態倒是很好,蠻不在乎地說:“胡公子也是人啊,又不是三頭六臂的怪物。”

    守衛們笑得更加張揚了,另一個守衛打開一扇鐵門,對胡不歸說:“胡公子,請吧,雅間已準備好了。”

    不同場合的名詞顯然意義是不同的,歸真場里的雅間當然還是在歸真場里,而歸真場里的任何一個房間都與“雅”是聯系不上的。

    胡不歸自然清楚守衛的冷嘲熱諷,但也深知“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頭”的道理,只得心里默默地罵上幾句,臉上還是掛著僵硬的笑容。

    然而當看到“雅間”里面的場景,胡不歸終于按捺不住,怒道:“欺人太甚!這也是人待的地方!”

    守衛只顧笑,邊笑邊把大門鎖好,沖胡劉二人揮了揮手,得意地離開了,臨行前,意味深長地對胡不歸說:“胡公子,祝你們好運。”

    “好你姓蔣的,等我出去了,非帶人把你洪福集踏平不可!”胡不歸咬牙切齒地叫囂起來,但身邊卻并沒有姓蔣的,只有一個姓劉的,所以這番狠話畢竟只是過過嘴癮。

    姓劉的面無表情,讓胡不歸很不痛快,胡不歸一臉嚴肅地說:“怎么,你不相信我的話?”

    劉信沒有回答,緩步向房間深處走去,原來這個房間雖然密閉,但又很幽長,讓人有種鉆到蟒蛇腹中的感覺,而不遠處的光亮就仿佛是蟒蛇還未閉嘴,讓人有種迅速沖出去的沖動。

    如果不幸落入蟒蛇腹中,當然是不可能逃脫的,而這個幽長的房間雖然有光亮出現,自然也絕不可能輕易重獲自由。

    光亮盡頭是一扇小窗,隔窗望去,則是比螺旋樓梯還要陡峭數倍的外墻,眼睛再放得遠一些,是一望無際的竹林,好像大海一樣壯觀,胡不歸忍不住感嘆:“想不到洪福集這么大,以咱們所在的高度竟看不到竹林的盡頭,單這片竹林怕也有個幾十里遠了。”。

    劉信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或者什么都沒想,默默地靠著墻坐了下去,眼睛望著窗外出神。

    胡不歸想到劉信的閱歷很淺,遇到這種事難免會沮喪迷茫,于是準備安慰他幾句,不想他還沒開口,已有人說話了:“你們兩個犯什么事了,居然跟老夫關在一起?”
上海快三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