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九鎮十二州 > 第二十五章 午陽道上的遭遇
    顯然這并不是一張普通的漁網,劉信幾番嘗試用力撕扯,但除了勒得手疼之外,別無用處。

    胡不歸再度破口大罵——考慮到他的經歷,倒也在情理之中,向來都是欺負別人的主兒,忽然成了別人的獵物,心里如何能平。

    這時大網的主人終于趕到了,足足有十個之多,且都穿著相同的衣服,只有為首的老人多了一頂帽子。

    胡不歸認識這身衣服,是國內早就淘汰的官服,再看這些人的面相,個個欣喜非常,但又不像一般草寇山賊那么歇斯底里,心里開始猜測對方的身份。

    戴帽子的老頭很快走到近前,認真打量著網中的獵物,眼淚竟流下來了,回頭激動地對同伴說:“二十年了!二十年了!”

    其他人也都很興奮,有些人也跟著流下了淚。

    此情此景,胡不歸大感厭煩,叫道:“你們這些不開眼的,是誰的手下,還不把我放了!”

    老人卻并沒理會,繼續對一行的后生說:“最初接到這個任務的時候,我可滿懷信心,準備干一番大事了,可誰能想到一連二十年居然顆粒無收,估摸著上頭早就把咱給忘了,原來的那些同僚同伴全都辭職歸隱,只有我頑強地堅持下來,后來有了你們,但我想你們也一定認為我是傻的,沒錯,曾經我也一度懷疑自己的人生,懷疑自己的選擇,萬幸,老天開眼,今天,就是我萬有才的翻身之日!”

    他這邊說完,隨行的后生也都喜極而泣,胡不歸看在眼里,頓時笑出了聲,久久停不下來。

    劉信緊皺眉頭,生怕胡不歸的失態會惹惱了對方,悄聲勸阻說:“你笑什么,我們還不知道他們有什么目的,當務之急不是要想辦法脫身嗎?”

    胡不歸不以為意,但總算不再笑了,轉而沖老人叫道:“老家伙,你是誰的部屬?”

    老人抹了抹淚,仔細打量了一下網中的兩個人,問劉信:“小子,你們是洪福集的人?”

    胡不歸怒道:“老家伙你聾了,是我在跟你說話!”

    老人雖沒有生氣,隨行的年輕人卻掄起一根樹枝向胡不歸抽了過去,胡不歸手腳被束縛,難以躲閃,臉上瞬間多了一條血紅的傷痕。

    胡不歸更加憤怒,更加惡毒的話一涌而上,可惜卻終于沒能噴薄而出,一個年輕人從褲子上扯了一塊臟兮兮的布頭硬塞到了胡不歸的嘴里。

    胡不歸哪里受過這種委屈,眼珠都要爆掉了,渾身顫個不停,嚇得劉信臉色大變。

    老人示意同伴退后,白了一眼胡不歸,重新問劉信:“小兄弟,你不用緊張,只要你老實回答我的問題,我保證不會傷害你。”說著又看了眼胡不歸,補充道:“們。”

    胡不歸火氣不減,劉信則不知所以,滿臉的迷茫,老人大感氣餒,糾結了一會兒,對后生說:“算了,先帶回去再說。”

    午陽道的盡頭有一個村子,名叫萬家莊,全村只有寥寥幾戶,全是萬有才的家人,而這個村子也是楚天在二十年前專門為萬有才設置的,并且每年都會給予一定的財政補貼,但隨著時間的推移,補貼越來越少,原來監安署駐萬家莊分部的名號等同虛設,甚至連官服也不再更新換代了。

    萬有才的家人們都勸他申請離職,這種沒有前途的工作實在不值得留戀,萬有才卻很執著,立誓不忘楚天君的恩德,一定干一番事業。

    一晃二十年過去了,昔日的那個斗志昂揚的年輕人早就不再年輕,斗志也已不再昂揚,而就在他幾近絕望的時候,劉信和胡不歸出現了。

    個中心情非當事人難以言喻,萬有才激動壞了,等了二十年,好日子就要來了。

    實際上歷史無數次證明過一件事,當你懷揣的希望越大,最后總不免得到越大的失望,不若以一種平淡的心境面對所有機遇和挑戰,反倒會輕松些,而且結果也還不錯。

    道理很容易理解,但真的付諸行動就是另一回事了,顯然枯木逢春的萬有才做起來更顯艱難,畢竟二十年在人生中的份量著實不輕,一旦有了貌似可以扭轉乾坤的機會,如何能安之若素。

    今天的萬家莊格外熱鬧,劉信二人被押到村口時,看著張燈結彩的布置,還以為參加某人的婚禮呢。

    胡不歸經過一路的顛簸,火氣似乎降下不少,表情看起來異常平靜,這倒是劉信始料未及的,心里連呼慶幸,顯然這中間是有誤會的,只要大家心平氣和地把誤會說開了,一定可以握手言和。

    萬有才就像明星一樣在眾人的簇擁下來到一處高臺,激動地說道:“親人們,親人們都聽我說,咱們萬家莊的好日子終于要來了!他二姨,你以后就不用再去城里給人洗衣服了,他三叔,你也不用去給別人掏大糞了,還有大朋小明你們,不用再去垃圾場里撿紙了,直接送你們去學校讀書……”

    他在臺上說了好久,幾乎把村里的人全都提到了,為他們規劃了將來的生活,眾人聽在耳里,無不歡呼雀躍,再去看樹下綁著的那兩個人,眼中呈現的景象也不是嘴里塞著破布的狼狽年輕人,儼然就是自己未來的幸福模樣。

    劉信不知道胡不歸在想些什么,他自己反正是萬分惶恐,感覺眼前這些人可能一言不合就要大開殺戒,把他和胡不歸開膛破肚,挖肝取腸,那種畫面簡直不堪設想。

    好在萬有才終于演講完畢,好在萬有才終于演講完畢之后也并沒有磨刀霍霍,而是親切地拿掉劉信嘴里的破布,一臉和藹地說:“小兄弟,再給你個機會,把你們的來歷目的和盤托出,不然等把你們送到州政府,那可有你們的苦頭可吃。”

    聽到州政府三個字,胡不歸瞬間來了精神,眨巴著兩眼沖萬有才申訴,萬有才不耐煩地讓人也解放他的嘴,胡不歸嘻皮笑臉地說:“州政府是好地方啊,原來您老人家還是官老爺呢,帶我們去長長見識吧。”

    萬有才鄙夷地看了他一眼,繼續問劉信:“怎么樣小兄弟,有什么想說的嗎?”

    劉信此刻完全是懵的,根本搞不清狀態,如何開口?胡不歸替他回答說:“官老爺,咱們此行其實是有重大機密,這里人多眼雜,多有不便,還是先去州城,路上慢慢和您說。”

    萬有才遲疑了一會,摒退身邊的人,悄聲說道:“現在就我們三個了,你且說來。”。

    胡不歸說:“事關重大,敢問老爺是什么品級,可能擔待得起?”

    萬有才登時色變,劉信心想這可是馬屁拍到蹄子上了,搞不好現在就要被整。
上海快三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