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九鎮十二州 > 第二十六章 我不說你能知道我在想什么嗎
    萬有才并未作答,臉上表情卻變了又變,胡不歸接著說:“如果耽誤了事情的進展,罪責可不小呢。”

    萬有才更顯緊張,俯在胡不歸耳邊說:“到底什么事,你提前給我透露一點,我這心里也有底啊,不然冒失趕到州城,被上邊問起來,我也沒法交待。”

    胡不歸妥協了,輕聲嘀咕了幾句,萬有才趕忙讓人準備馬車。

    劉信大感好奇,問胡不歸:“你說什么了?”

    胡不歸神情復雜,看不出是憤怒還是如釋重負或是其他什么情緒,不及回復劉信,已被村民拖到車上,劉信則被帶到另一輛,萬有才單獨與胡不歸在車內又研究了一遍這件事的來龍去脈,胡不歸極盡胡言亂語之能,萬有才聽得入神,州城在他而言也成了一塊獎章,只要能進城,美好生活就開始了。

    抵達酉日州州城時,天色早就暗了下來,城門也已關閉,萬有才極力向城上守衛申訴,守衛就是不予理會,這讓萬有才頭疼之極,只能眼看著獎章吞口水。

    胡不歸哪還有時間拖延下去,提議自己去和守衛說,萬有才抱著試試看的態度把他推出來,想不到守衛立刻換了一副面孔,胡不歸更是直接把城門總管叫來了。

    萬有才看得目瞪口呆,自己本是送戰利品來的,但此刻好像自己才是那個戰利品,尤其是胡不歸進城的一瞬間,回頭的眼神,簡直微妙極了。

    萬有才的兩個侄子也一塊跟來了,不約而同地勸叔叔趕緊回去,萬有才雖有不甘,但也意識到自己的“戰利品”恐怕是燙手的山芋吧,到最后怕是不但吃不到,反而燙壞了手,那可太虧了。

    “大人,我剛想起來家中還有些事情未處理,那我們就先回去了。”萬有才對城門總管說,表情異常真摯誠懇。

    總管一把攬住他的肩膀,歡喜地說:“哎,萬先生何必客氣,家中的事自有孩子們去處理,你說什么也要留下,這次你幫了胡公子大忙,胡公子要好好謝你呢。”

    萬有才下意識地看了眼胡不歸,只見胡不歸滿臉溫柔,令人如沐春風,但萬有才分明沒有一點慶幸和感激,心里如同扎下千萬根刺,簡直半點都不舒服。

    這時更讓他震驚的一幕發生了,胡不歸居然笑盈盈地挽起萬有才的胳膊,輕聲說:“走吧,今晚一醉方休。”

    萬有才惶恐極了,一旁的劉信也是摸不著頭腦,但看到周圍的士兵,心里有些露怯,到底沒敢多問什么。

    倒是總管頗為健談,上下打量著胡不歸,詫異道:“胡公子,這是今年新流行的發色嗎?”

    胡不歸微微一怔,隨即想到自己的兩綹白發,漫不經心地說:“哦,瞎玩而已。”

    總管笑道:“嘖嘖,不得了,我得趕緊找人預約,下一步也要做這種發色,胡公子可是咱們人和國的時尚先鋒啊。”

    胡不歸面無表情地說:“好的。”

    總管尷尬地笑了幾聲,忽然問:“這位小兄弟是何方神圣也,怎么從未見過。”

    劉信正要開口,胡不歸搶先說道:“他是我遠房表弟。”

    總管大喜:“阿呀,原來是表弟公子,哦不,表弟貴姓啊?

    胡不歸微笑道:“劉。”

    總管陪笑道:“原來是劉公子,幸會幸會,哎呀真是一表人才啊。”

    劉信自然算不上丑,但好像也不能算是多漂亮,聽到這席話,臉色瞬間就紅了,胡不歸看在眼里,笑得更開心了。

    總管真想自己掏腰包,請胡不歸吃飯,但自知地位卑微,這個想法甚至都沒好意思提出來,胡不歸果然直接要求見州令祝新京。

    在前往州府的路上,胡不歸一語不發,臉色十分嚴峻,劉信知道他畢竟是生氣了,只是不知道像他這樣的人,會如何撒氣呢?

    萬有才也為這個問題傷腦筋,他知道自己可是犯了天大的錯,此行生死堪憂。

    終于來到府門外,胡不歸不等通報,直接闖了進去,守門府兵先惡狠狠地揮刀阻攔,但當看清胡不歸的面貌,全都縮了回去,恭敬地說:“胡……胡公子,您怎么來了。”

    總管高聲沖府內喊道:“祝大人,胡公子到了。”但他還沒說完,胡不歸早就不見蹤影了,恐怕還是會讓祝新京措手不及,想到此處,整個人都不好了,不停地搓起手。

    萬有才鼓足了勇氣問道:“那個……這胡公子到底什么人啊?”

    總管一臉懷疑地說:“你不知道?”

    劉信也好奇,豎起耳朵聽起來。

    總管輕蔑地笑了一聲,糾結了好一會,這才諉諉道來:“提起胡公子的大名,那在人和國可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你怎能不知?他便是……”

    “你們都進來吧。”一個精神矍鑠的老人走過來喊道。

    總管立即停嘴,歡喜地說:“錢老,多日不見,您老又精神許多阿。”

    錢老只是尊稱,其實他只是個管家,但在祝府的地位卻不低,所以一些下層官員見了他多稱呼錢老。

    錢管家卻并沒有看總管一眼,而是對劉信和萬有才說:“你們都進來吧。”

    總管識趣地停下步子,回身對劉信說:“劉公子,您二位請吧,小人就不陪同了。”

    萬有才低聲對劉信說:“小兄弟,我也是生活所迫,你一定替我求個情,我上有老下有小,可不能死啊。”

    劉信仿佛這才意識到萬有才的處境,但自己人微言輕,恐怕也幫不上什么忙,只好靜觀其變了。

    十幾盞燭光的映襯下,祝府的宴客廳分外溫馨,滿桌子豐盛的酒菜更是讓人身心愉悅,宛如家庭聚會一般,但對萬有才來說,到底不像是自家聚餐那般舒服。

    酒過三巡,祝新京有意無意地問萬有才:“哎,我還是沒搞明白,閣下是什么部門的?”

    萬有才怯怯地放下筷子,恭敬地說:“回大人的話,小人最初的編制是監安署駐萬家莊總領,近幾年恐有變化,但未及收到中央的通告。”

    祝新京聽到“駐萬家莊總領”的時候已忍俊不禁,等到萬有才說完,終于笑了出來,對胡不歸說:“咱們還有這職務呢,我還真是孤陋寡聞了,駐萬家莊,哈哈。”

    萬有才尷尬極了,只恨沒有地縫躲起來。

    祝新京又問:“敢問萬總領,麾下有多少人馬啊?”語氣自然還是帶著濃厚的嘲諷。

    萬有才咬了咬腮幫子,低著頭說:“最初是有十個人,但現在只有我自己了。”

    祝新京饒有興致地說:“十個人,一個人,這有點意思,我沒猜錯的話,你現在是干一個人的活,拿十個人的俸祿,這倒真是發家致富的捷徑啊。”

    萬有才當即否認:“不,不是的,我只拿自己的那部分,而且年底的補貼已多年未領了,只有基本工資。”

    祝新京滿臉寫了不相信,與胡不歸對視一眼,胡不歸說:“算了,今天不提公事,喝酒,喝酒。”

    萬有才暗暗捏了一把汗,想不到這個胡公子倒還挺大度的。

    祝新京卻不肯善罷甘休,一杯酒下肚,又問:“據我了解,萬家莊全是你的家人吧,這個什么監安署駐萬家莊分部也自然全是你的人,多了不說,怎么也得有個三五十口,你憑什么用一個人的工錢養活這些人?如果年底補貼都沒有了,其他九個人也都辭職,你為何獨自堅持下來,這其中敢說沒有什么貓膩?”

    萬有才嚇得撲騰跪到地上,哭訴道:“冤枉啊大人,小人確確實實是只拿一人的俸祿,村里人多數都是干農活和替城里人打工度日,小人只因受楚天君恩惠,不忍背棄他,所以就算現在待遇這么差,也要堅守崗位,直到做出點事業來,今天……今天我以為終于有所交待了,卻沒發現原來是場誤會,小人所說句句屬實,望大人明察。”

    祝新京哈哈一笑,對胡不歸說:“敢情現在還有人為了情懷而戰,怪咱境界低了唄。”

    萬有才已發現胡不歸是關鍵所在,所以挪到胡不歸旁邊,極力哭訴:“胡公子,您大人有大量,放過小人吧。”

    胡不歸無奈地說:“萬總領這是什么話,我和你一樣,只是客人,主人說什么做什么,我又豈能干涉呢,不過你剛說的確實有漏洞,還是想想怎么找到有力的證據證明你沒有涉嫌貪污吧。”

    萬有才滿臉愁容,拍打著自己的衣服,哀號道:“我這副模樣哪有貪污犯的半點影子,真是天大的冤枉啊。”

    祝新京怒道:“如此說來,你是埋怨本官了?真相如何,自有法律裁決,你就先在我這里待著吧,來人啊,押往州獄。”

    這一變故大出眾人所料,萬有才奮力用頭磕地,嘴里不住求情,但祝新京不為所動,胡不歸則從未停止飲酒,一副志得意滿的模樣。

    所有這一切,劉信看在眼里,內心好像被什么東西碰到一樣,怔怔地望著胡不歸的反應,剛好胡不歸也在看他,二人對視片刻,胡不歸起身道:“哎,祝大人,我看萬總領應該沒有說謊,他有一把年紀了,似乎也沒必要說謊。”

    祝新京一把將他扶回椅子上,一本正經地說:“胡公子此言差矣,人的素質與年齡之類的東西是毫無關系的,好壞只是其內心的外在表現而已,就算他裝得再無辜,也千萬不能心慈手軟,因為那樣只會讓惡人更惡,讓好人失望。退一步講,如果他真的是無辜的,等核實之后自然會還以公道,胡公子不必多說。”

    胡不歸聳了聳肩,無奈地沖劉信搖了搖頭。
上海快三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