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九鎮十二州 > 第二十九章 車里發生了一些事情
    仿佛一下回到了兒時無憂無慮的日子,整個世界都在愉快地搖擺,清風、草香一樣不差。恍惚間猶如踩上云端,身體輕飄飄非常自在,又像躺在竹筏上,在一望無際的山間小河里肆意穿行。

    但劉信忽然發現自己完全看不到天氣是怎么樣的,是白天還是黑夜,是晴天還是雨雪?

    這種情形只有一個答案,那就是自己正在做夢,只有夢中的場景才讓人分不清黑白晴雨。

    意識一旦覺醒,瞬間就會從夢里抽身。

    劉信左右看了下周圍的環境,自己竟躺在一輛馬車上,還可以聽到胡不歸在哼唱些難聽的歌曲,當認真回憶之前的經歷,悲傷的情緒再度上涌,忍不住開始唉聲嘆氣。

    胡不歸掀開車簾的一角,笑嘻嘻地說:“你醒了。”

    劉信愁苦依舊,問:“這是去哪?”

    胡不歸說:“咱們南下了,哥帶你去咸通鎮長長見識。”

    劉信微微一愣,隨即叫道:“快停下!”

    胡不歸嚇了一哆嗦,緊急勒住馬車,抱怨說:“你嚇我一跳,怎么回事?你不想去咸通鎮?那帶你去指峰鎮看雪山可好?”

    劉信思索片刻,堅定地說:“不,說好的去天聲鎮,目的地還沒到,怎么可以掉轉方向。”

    “劉公子果真是個妙人呢。”一個女人的聲音說道。

    劉信沒想到車前還有個女人,驚道:“是誰?”

    車簾一翻,一個雪白肌膚的姑娘映入眼簾,笑吟吟地說:“劉公子可還認識我?”

    劉信努力搜尋一下記憶,不及給出答案,胡不歸已說道:“當然是吳楚妹妹了,長路漫漫,有吳楚妹妹作伴,當真是再好不過的。”

    看著他們親昵的動作和表情,劉信心里更加別扭,起身就要下車,被胡不歸一把攔住,吳楚問:“劉公子意欲何為呀?”

    劉信說:“我就不打擾二位了,我自己去天聲鎮。”

    胡不歸和吳楚相視一笑,胡不歸說:“傻兄弟想什么呢,你放心,這個保鏢我當定了,一定把你安全送達!”

    吳楚也說:“劉公子不必多慮,我們這就掉頭北上,走官道加快速度,估計不到兩日就能抵達,只是要委屈公子就在車里休息用餐了,哎說到用餐,公子餓了嗎,這里有些干糧和水。”

    胡不歸笑道:“你看妹妹多體貼,好了,你就安心在車里坐著,咱們這便出發!”

    車子重又顛簸起來,但劉信的心境已沒了夢中的愜意,好在吳楚主動坐到車子里面來,劉信被她的香氣吸引,心思終于不必集中在薛靜身上了。

    吳楚的衣服很簡約,劉信完全不敢正視她,只問道:“你為什么不在前面了?”

    吳楚故意掀了掀衣服,搖頭道:“這會兒太陽有點毒,我怕熱。”

    這時車子好像壓到什么東西,整體向右傾了一下,而吳楚坐在車子左邊,很自然地倒在劉信懷里,嘴里“哎呦”一聲幾乎讓劉信的心都跳出來了。

    胡不歸隔著車簾問道:“沒事吧,壓到個倒霉的石頭。”

    吳楚柔聲說:“不礙事的。”但卻并沒有從劉信身上起開,而是含情脈脈地注視著他。

    劉信臊得兩臉通紅,結結巴巴地說:“吳……吳姑娘,你……你沒事吧?”

    吳楚笑道:“吳楚剛才說了呀,不礙事的,劉公子呢,看你臉色可不大好。”說著伸手去摸劉信的臉。

    劉信急忙閃躲,吳楚失去憑靠,一下撞到車壁上,又是“哎呦”一聲。

    胡不歸又問:“沒事吧?”

    吳楚看著劉信說:“好得很,胡公子專心看路吧。”

    劉信怯怯地縮到一角,已能感覺自己的臉像是火燒一樣,扭頭撥開窗簾,看向車外,一陣微風吹來,總算好受一些。

    吳楚不肯罷休,再度湊了過去,劉信緊張到一動都不敢動了。

    “劉公子緊張什么呢,吳楚有那么可怕嗎?”吳楚的聲音越發纏綿起來。

    劉信鼓足了勇氣說:“吳姑娘,請不要這樣。”

    吳楚笑道:“哪樣?”

    劉信咬著牙說不出話。

    “停車!”劉信大聲喊道。

    車子驟然停下,吳楚一個踉蹌摔到車尾,正好碰到了頭,這次的“哎呦”明顯要深刻多了。

    劉信也沒有再多關心,直接跳下馬車,一言不發地向前疾走。

    胡不歸叫道:“兄弟沒事吧?”回頭看了眼吳楚,吳楚沖他搖了搖頭。

    “吳楚妹妹也是好心,你別介意,快上車吧,這么走著去天聲鎮,可要到猴年馬月。”

    說話間,馬車已到劉信身邊。

    怎料劉信仍舊一言不發,卻聽得后面有人喊道:“前面的朋友且慢走。”

    胡不歸三人一起扭頭回望,只見一人一驢疾馳而來,這人頭頂遮陽白帽,身著長衫,腰中別劍,像是個游俠般的人物,走到近前,下驢摘帽一氣呵成,眼神在三人身上反復游走,最終停在胡不歸,問道:“朋友,這件包裹可是你們的?”

    劉信一眼就識出那人手上拿的是自己的東西,趕忙上前去拿,不料被胡不歸搶先一步拿到,胡不歸說:“你是哪里撿到的?”

    騎驢客說:“酉日州城城郊,我看到有東西從你們車上掉下來,所以火速追趕,怎料我這靴子耐力雖強,速度著實一般,追了一通卻覺越隔越遠,所幸你們停下休息,不然真的要追丟了。”

    胡不歸一臉懷疑地問:“從城郊到這里怕不是已走了四五十里,你一直跟在后面?”

    騎驢客說:“不錯,我倒無所謂,只是怕靴子累壞了。”

    吳楚問道:“你不會告訴我們這頭驢子叫靴子?”

    騎驢客說:“不錯。”

    胡不歸仔細打量了下手里的包裹,很輕盈,倒像是個空包,打開一看,卻是一本舊冊子,不禁問劉信:“兄弟,這老古董是你的玩意?”

    劉信一把奪了過來,點了點頭,又對騎驢客說:“多謝你。”

    胡不歸問道:“這位俠客尊姓大名啊?”

    騎驢客說:“杜毅,幾位怎么稱呼?”

    幾人分別介紹了,原來杜毅也要去天聲鎮,胡不歸好奇地問:“杜大俠去天聲鎮做什么?”

    杜毅說:“我這人也沒什么追求,就是喜歡看熱鬧。”

    胡不歸說:“熱鬧雖好,怕是會惹火上身呢。”

    杜毅笑了起來,在黝黑膚色的襯托下,顯得牙齒極白,重新坐回靴子上,豪邁地說:“怕只怕火不夠大!”
上海快三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