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九鎮十二州 > 第三十四章 靜心堂并不是靜心堂
    夜色如洗,輕風拂面,滿天星斗競璀璨——夏末的天氣總是這么清爽怡人,躺在野外草地上,望著皎潔的月亮,時光仿佛靜止一般,周圍的所有嘈雜都消失不見,世界變得分外和諧。

    劉信在從前的日子里沒少體驗這種情趣,而今天色依舊,心情卻已大變。

    人心是一樣奇怪的東西,有時候外界的人物事件變化多端,它卻總能不為所動,而有時候外界的人物事件一成不變,它卻又會陰晴不定。

    中廳的燈光還很耀眼,顯然獨孤范仍在應付備武將軍,但細心的他早就提前交待仆人把飯菜端給客人,所以劉信等人可以不必餓肚子等他了。

    廂房里的幾個仆人和守衛都一副嚴肅的模樣,而且時不時地瞟劉信一眼,這讓胡不歸大感有趣,低聲對吳楚說:“我猜這小子肯定有什么秘密瞞著我們。”

    吳楚笑而不語,臉上的表情好像在說,你自己不也有很多秘密不告訴人家。

    胡不歸捏了捏吳楚的臉頰,笑道:“妹妹也變壞了啊。“

    杜毅一旁清了清嗓子,二郎腿也換了個姿勢,而且動作幅度很大,煞有介事地看了劉信一眼,又看了看胡不歸,過了好一會兒才說:“我倒是好奇,你們二位是如何認識的?”

    胡不歸擠了擠眼,說道:“上天安排的咯,我跟我兄弟那是上輩子的緣分,可惜咱倆都是男的,要是一男一女,那肯定要結婚生子的。”

    他說的那么認真誠懇,非常有說服力,劉信差點就信了,但理智還是告訴自己,這不是真的,這只是夢,甚至連夢都算不上,而且過不了幾天,也許大家終于各奔東西,從此再也不見,過客而已。

    “這一路起來,劉兄弟好像一直心事重重,可是遇到什么難捱的坎坷了嗎,相逢便是朋友,不知道我能為你做點什么?”杜毅對劉信說起來。

    劉信說:“多謝杜大哥,我很好。”但臉上的表情可完全不像“很好”的樣子,明眼人都能瞧得出,杜毅當然也知道,只不過既然當事人不愿提及,自然也不好追問。

    杜毅對劉信更加感興趣了,他在想這個年輕人似乎藏著好多秘密,將它們一一掀開必定是件趣事。

    胡不歸突然說:“我不好,很不好。”

    杜毅、劉信、吳楚甚至旁邊的仆人們全都把目光投向他,胡不歸說:“兄弟你這個朋友不行啊,飯都吃完了,人還沒到,區區一個備武將軍,有這么難應付嗎?”

    一個仆人說:“客人請少安毋躁,堂主忙完那邊的事,就會立即趕過來的。”說著向窗外望了一眼,“相信就快好了。”

    胡不歸起身道:“也罷,咱們吶還是各自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說。”

    劉信臉色微變,心里居然真的想到逐心教的那幾人,可又不好意思主動提問,心里著實像是貓撓一樣。

    胡不歸表現出一副知心哥哥的模樣,彎著腰靜靜地看著劉信,故作神秘地說:“兄弟我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

    劉信沒有理他,胡不歸早已料到,對旁邊的仆人說:“你們有沒有人派人去打聽逐心教的事,那幾個頭目現在什么地方?”

    仆人答道:“回客人的話,咱們也正在等消息,派去的人應該很快就回來了。”

    胡不歸又問:“你們堂主怎么說的,他們會不會有生命危險?”

    仆人答道:“堂主說應該無礙,至少今晚不會出意外。”

    胡不歸轉頭對劉信說:“好了,現在可以睡個安穩覺了,一切都要等天亮之后自見分曉。”

    劉信只覺心煩意亂,起身就往外走,一個仆人趕忙追了過去,在后緊緊跟隨,一面說道:“客人請向左拐,客房已收拾好了。”

    胡不歸沖杜毅攤了攤手,對吳楚說:“妹妹,咱也去休息吧,你還別說,真的有點累了呢。”

    自然也有仆人跟著走了出去,廂房只剩下杜毅和最后一個仆人,仆人見杜毅沒有挪動的意思,試探著問:“客人準備好休息了嗎?”

    杜毅說:“不急,我再待會。”

    仆人在旁停頓了一會,說道:“如此就不打擾客人了,小的告退。”

    杜毅吹熄了燭光,在黑暗里注視著周圍的一切。

    夜晚的時間流逝很快,劉信不知不覺已進入夢鄉,還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里一直在追一個人,一個女人,但這個女人的臉卻不斷變換,時而是文靜嬌羞的薛靜,時而是俏皮清純的吳玉珂,時而是端莊溫柔的顧然,甚至還有性感婀娜的吳楚。

    追逐過程中,劉信無時無刻不覺羞愧,但又總能坦然地追下去,從林間追到湖畔,從野外追到山腳,從天邊追到云際。姑娘們不時回頭張望,微笑著招手,只不過腳下從不停歇,所以劉信追到滿頭大汗,與她們的距離卻始終不變,好像近在咫尺,又好像遙不可及。

    不知這么掙扎了多久,姑娘們似乎也有些不耐煩了,突然消失在前方,空留一臉迷茫又無助的劉信在原地凌亂不已。

    半空中則出現一個聲音,這聲音很熟悉,急促地說:“少主,少主,少主。”

    劉信認真回想了一下近來遇到的人,最后確定這幾句話的主人竟是獨孤范,但獨孤范何德何能,竟敢出現在自己夢里,簡直毫無道理。

    這時獨孤范的聲音再次傳來:“少主,快醒醒。”

    劉信仿佛從山頂滑落,驟然落地,猛地坐了起來,借著窗外的月光隱約可見獨孤范正在床邊望著自己。

    “你做什么?”劉信下意識地問道。

    獨孤范說:“少主,真是不好意思,那個肖將軍啰嗦起來沒完沒了,我還不能趕他,好消息是通過他,得知你朋友的事,據說要在四更時分押到申雷州。”

    劉信本要分辨自己并沒有十分在意那幾個“朋友”,尤其不在意那個“朋友”,但終于沒說出口,遲疑了一下,問道:“為什么是四更?”

    獨孤范說:“屬下還以為少主會問為什么是申雷州。”

    劉信眉頭微皺,問道:“那個肖將軍不就是申雷州的嗎?想必他就是為此事而來的。”

    獨孤范說:“不錯,他想讓我出人替他們墊后,屬下先為少主解答這兩個疑問,第一為什么是四更,因為四更天是人們睡的最熟的時候,有利于行動的保密,尤其防止酉日州的祝新京獲取消息,因為按照州府規定,押送犯人都要選擇日出或日落時分,那么就引出了第二個問題,為什么是申雷州,半步口位于二州交界,董超和祝新京都有管轄的權力,但董超方面捷足先登,率先捉到人,這是天大的功勞,祝新京當然不甘心,勢必會有所行動,他也許不會找自己人,但肯定會像董超一樣把幾危協議甩出來,招徠一些民間勢力,可惜啊,董超為人何其老道,早料到這步危機,祝新京的人趕到時,逐心教的人早就轉移了。”

    劉信靜靜地聽著,臨了問道:“你怎么斷定祝新京不會提前行動?”
上海快三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