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擁抱分你一半 > 14.簽章書
    【2b小說網 www.2bzy.com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甜品店店員都沒想過真有人吃完東西會順走別人的新鞋,一時面面相覷。

    大齡玻璃心少女紅著一雙眼,沒穿襪子的小腳羞澀地踩在一起,躲在康沉后面,一聲不吭。

    康沉則是火大。

    從來就只有他刁別人的份,大晚上吃個甜品還要被不開眼的偷鞋子?

    他態度強硬,也不跟做不了主的店員廢話,直接讓他們轉告老板,他們店必須給出解決辦法,不然報警。

    人家剛開的新店就叫警察叔叔來串一波門,這生意還要不要做了?

    老板一聽電話,就馬上趕了過來。

    看到康沉這個不好打的主,老板暗自計較一番,陪著笑臉說好話,又給他們免了單,還送了他們一張該連鎖甜品店全國通用的禮品卡,里面有鞋子等值的消費額度。

    康沉覺得老板還算識相,把卡扔給許幸,沒再計較。

    許幸穿著不合腳的拖鞋,跟在康沉身后亦步亦趨,手里拿著禮品卡翻來覆去打量。

    想了想,她還是有點心虛,于是上前拉了拉康沉袖子,小聲問:“我們拿報警威脅他們是不是不太好呀,偷鞋子的又不是他們店……”

    康沉目光冷靜,“不是他們店非要顧客脫鞋的么?鞋放在他們店統一保管的鞋柜里不翼而飛,不找他們找誰?一家店將服務體驗納入消費范圍卻連顧客的基本財產安全都保證不了,還開什么店,不如在路邊擺攤好了。”

    說著,康沉看向了路邊炸臭豆腐的小攤販,“如果在那里買臭豆腐被人強行脫了鞋,我會去找攤主麻煩嗎?”

    許幸想象了一下康沉在那買臭豆腐結果被人強行脫鞋的美妙畫面,覺得有些窒息。

    她連忙搖頭,安靜如雞地鉆進副駕。

    這一路開回酒店,順利得出奇,許幸提心吊膽,害怕今天的水逆還沒到頭,進了房間還疑神疑鬼地翻開枕頭被子,怕被扎小人。

    洗漱完,上床睡覺,可回想著這一日玄幻的經歷,許幸翻來覆去地在床上打滾,怎么都睡不著。

    腦海里一時是卓小晴的羞辱,一時又是康沉理所當然的出頭。

    回來之后她給手機充了電,那個表面同學群里最新的一條提示消息是康沉退出群聊,此外還有群里同學來的好友申請。

    她直接無視,打算也和康沉一樣選擇退出,可臨退出前,她又遲疑了下。

    細細想來,卓小晴針對她的當面揭穿似乎是早有預謀,那么,卓小晴是怎么知道她坐過牢的呢。

    她出事的時候,雍大正處于躋身雙一流的考察期,學校對雙一流評定的重視程度非同一般,所以當時花了很大的功夫去壓下她的事情,以免對學校造成不良影響。

    別說她雍師大的大學同學,就連雍大的一些研究生同學也并不了解她的去向。

    想到這,許幸又返回群聊列表,找到今天幫她說話的高中同學姚可可。

    姚可可很快就同意了許幸的好友申請,而且很快就了很多消息過來。

    姚可可:對不起啊小幸

    姚可可:我都不好意思主動加你了

    姚可可:你還好嗎?

    許幸:沒事沒事,今天真的謝謝你,那樣了還幫我說話

    姚可可:是卓小晴她真的太過分了

    姚可可:真的對不起,其實在你來之前,大概一刻鐘的樣子,卓小晴就在包廂里說你的事,我當時想提前給你條信息的,但是猶豫了下又沒,如果我了的話你也就不用過來了,對不起啊小幸

    許幸頓了頓,又繼續回消息,表示沒關系。

    她完全能理解姚可可的猶豫,姚可可能在她最難堪的時候還幫她回擊,真的已經很難得了。

    兩人聊了幾句,許幸開始向姚可可打聽卓小晴。

    姚可可向來就不喜歡卓小晴,但兩人是高中同學,大學也都去了南城傳媒,雖然姚可可是正經的本部,卓小晴是掛名的三級學院,可偶遇也講個概率,同在一所學校念書,總歸要比別人了解得多一點。

    姚可可說,卓小晴大學畢業之后就回了雍城,好像是家里托關系把她弄進了一家文化公司做營銷,現在有個穩定交往的富二代男朋友,屬于三天兩頭不在朋友圈炫耀不舒服斯基星人。

    據姚可可所說以及許幸自己對卓小晴的了解,卓小晴那種智商約等于草履蟲的腦子,還有那迫不及待踩死別人的性格,是絕對做不到早就知道敵人黑歷史,卻能按兵不動專程等到同學聚會當面拆穿一波懟死對方的。

    許幸放下手機,默默推想。

    她知道自己黑歷史的時間不會太長,按照同學聚會那突如其來的架勢,估計也就是計劃聚會的前幾天,那樣子算的話,她至少也得忍一周才能昭告天下羞辱自己。

    不,卓小晴自己是忍不了一周的。

    她怎么可能會主動去分析利弊去想象怎樣羞辱自己自己會更加顏面無光?

    許幸越想越入神。

    手機“叮咚”一聲響,是李緣君微信來詢問戰況了。

    李緣君:怎么樣,今天有沒有艷驚四座技壓群芳?!有沒有男同志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裝完逼就跑刺不刺激?

    許幸:……

    許幸:是蠻刺激的

    許幸:你的小幸幸被人三百六十度轉體螺旋后空翻無死角羞辱了:)

    許幸:我現在就在海邊,準備填海

    許幸:你的楊樹林,你的芬迪,你的香奶奶,都給我做填海的祭品好嗎?

    李緣君:你填海可以,請裸填,東西都脫一脫放海邊好嗎?

    許幸:塑料姐妹情:)

    李緣君:不,我們是風沙姐妹情,風一吹就散了

    兩人照例互懟一波,又來了一輪表情包大戰才開始正經話題。

    李緣君:行了行了,有屁好好放,許臭鼬

    許幸:……?用臭鼬來形容一個年紀輕輕的小姑娘你覺得合適嗎?

    李緣君:我沒有用不可回收垃圾來形容你你就感恩戴德行不行

    許幸:……

    許幸:今天也有個人用不可回收垃圾來形容了一波那個又蠢又毒的女人,最近很流行這個形容詞嗎?

    李緣君:這是初一大大文里常用來形容反派的,謝謝

    許幸:哦

    上次看完初一的書被嚇得好幾天沒睡著覺之后,她對初一這位作家的感情就變得越來越復雜了。

    微信里李緣君又開始追問今天的事,順便還敏銳的抓住了重點,強行拷問了一遍”有個人“到底是誰?

    許幸經歷過喪尸攻城一般的一天,已經沒有繪聲繪色描繪八卦的力氣了,何況八卦還是八自己。

    聽完許幸毫無起伏宛若一潭死水的訴說,李緣君也輕飄飄地了一個“哦”字,順便道:“你看看你現在把這驚心動魄匪夷所思的事情描述得和吃飯拉屎睡覺一樣平平無奇的文字功力,你怎么有勇氣想到要靠寫小說掙外快的呢?看來你今年都無望脫離小尸體的隊伍了吧。”

    緊接著李緣君又云淡風輕道:“看你現在還有心情反駁我而不是悄沒聲息地填海,你也不是很傷心哦。”

    “……”

    “既然如此,我想讓你明天幫我去豐南書局拿下我預定的書,你一定不會拒絕的對吧?”

    “……李招娣,我真的不得不佩服你明明還有一條河要過,就提前把橋拆得七零八落的勇氣。”

    “少廢話,別以為我不知道豐南書局離你去學習的地方近得很,沒拿回來別想進門!”

    “……”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

    經過兵荒馬亂的周六,周日醒來,許幸還有種夢幻的不真實感。她竟然活過了周六,簡直book思議!

    坐過牢的女人果然不會輕易認輸!

    今天的學習下午三點就會結束,康沉也跟她說好那個時間點來接她順便一道回星城。

    臨時增加了一項去豐南書局拿書的任務,使得許幸又花費了五分鐘想措辭,兩分鐘打字來跟康沉解釋。

    “我閨蜜是初一的死忠粉,初一你知道吧,就是上次我們在書店同時看上的那本書的作者,然后我閨蜜找了很久才預定到這位作者早期出的一本書限量簽章版,等快遞的話還要等好幾天,所以她想讓我幫她去豐南書局拿一下,用不了多久的。”

    許幸解釋得很詳細,但她沒什么把握。

    以康沉的脾氣,經過昨天那一系列玄幻而又匪夷所思的事情,康沉極有可能不聽她廢話,直接讓她不準時就自己走回星城。

    沒想到康沉意外地好說話,很快便回復她一句:“好,我跟你一起去。”

    可能是太陽從南邊出來了?

    下午三點,許幸屁顛屁顛從啟真出來,一眼就看到康沉的車停在停車場里。

    許幸和歸巢小鳥似的直奔康沉的保時捷,把后一步出門的幾個老師嚇了一跳,星城來的老師都這么有錢嗎?!

    早早鉆進車里的許幸毫無所覺,催著康沉把車開到豐南書局。

    有李緣君提前溝通以及購書憑證,許幸很順利地就拿到了書。

    這時她才知道,李緣君定的這本初一舊作簽章版花了一千塊,而且是本二手的。

    看到封底標注的原價34.8,許幸覺得貧窮限制了她的想象力。

    她和康沉嘀咕,“一千塊買本二手書,我朋友是不是瘋了?”

    “我跟你說這本書我看過的,我不是跟你交代了上次買那套《假面》是送給我朋友嘛,然后我無聊就把這人其他幾本書都看了一遍,寫得是蠻好的,但你說這些推理小說作家是不是都有點心理變態啊,怎么想得出那么多匪夷所思的案子……”

    “尤其這個初一,真的有點變態。”

    康沉:“……”

    更多更精彩的小說敬請關注【2b小說網www.2bzy.com
上海快三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