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擁抱分你一半 > 68.指紋鎖
    此為防盜章

    “為什么吃不下去?”許幸側過去和她咬耳朵,  “夏清清那貨上次還坑了咱們份子錢呢!你這么快就忘了?她不高興咱們就應該高興啊,還不快吃!這家店可貴了,也不知道老梁抽什么風請大家到這兒聚餐,有這頓沒下頓你還不抓緊!”

    “……”

    這樣一說似乎也很有道理,  小周老師終于開始正視盤子里的五花肉了。

    ***

    由于今天聚餐一開始就生了一場大型打臉事故,席間便免去很多推杯交盞,進行得很快。

    往日聚餐結束還要去唱k,今天大家都很默契地各種找借口不去參加,  飯后娛樂活動理所當然地被取消了。

    大家都吃得差不多的時候,  夏清清終于從洗手間回來。

    她補了妝,勉強遮住臉上滿滿的喪氣。

    許幸手機正好在這時響了下,她打開看,是康沉來的微信,  微信里說:“我已經回來了,還沒吃飯。”

    這是想讓她今晚請吃飯吧。

    可現在已經七點一刻,他們這兒都吃完一波了,這哥們是不是對正常人的飯點有什么誤解?

    她正打算如實回信,  就聽夏清清問:“小幸,  你在和你男朋友聊天嗎,他是不是要來接你啊?”

    這位坑錢小能手原來還賊心不死。

    許幸念頭一轉,  忽然露出個羞澀的笑容,  略帶扭捏地說:“是啊,  我都說了這會兒有點堵車讓他別來,  我坐小周老師的車走就好,  可他非要來。”

    “……”

    剛剛補上的阿瑪尼粉餅也遮不住夏清清那一臉豬肝色。

    許幸無辜地沖她眨了眨眼睛,桌下盲打鍵盤,度飛快,“你來楓林烤肉,長風路這一家,到了給我個信息!”

    大家各懷心思,又坐了一刻鐘,老梁結完賬,大家都還不肯起身,非要坐著尬聊,顯然都想一睹許幸那位保時捷男友的風采。

    許幸鎮定得像是真有男朋友,頭不暈心不慌,心理素質一等一。

    等到康沉來“到了”兩個字后,她那顆安眠的小心臟才開始活蹦亂跳。

    她拿著包包起身,一臉為難,“那個…我男朋友來接我了,實在不好意思啊,你們慢慢吃,我得先走一步了。”

    她話音剛落,就有幾個同事連忙跟上:

    “我也要走了,我兒子還等著我回去給他簽字呢。”

    “對對對,我還得去交下物業費,再晚物業都要關門了。”

    還有“要去市”、“要看電影”等一系列不走心的理由紛紛涌出,尬聊甚歡的場子說散就散。

    幾個領導走在前頭,許幸和小周老師隨后,其余同事也全都跟了出來。

    許幸勉強讓自己保持鎮定,心里只惦著一件事:不能讓這些同事和康沉搭上話!!!

    豬都知道他們一開口肯定就問:“小幸男朋友,你好啊。”

    這次她可是把人給騙過來的,人家怎么可能配合她完美演出!估計康沉這逼還以為自己要請他吃烤肉,屆時聽到這么一聲不著調的招呼,直接來一招“好你麻痹ho  are  you”,她就可以卷鋪蓋走人了:)

    一行人往外走,周圍的同事都在說說笑笑,許幸一聲不吭。當玻璃門感應開來,她的視線就像雷達一般掃向路邊。

    兩點鐘的方向,五個1車牌,保時捷!

    許幸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脫離隊伍竄了過去。

    同事們還沒反應過來,只下意識停步,望向許幸的方向。

    只見許幸停在保時捷前,保時捷駕駛座下來個身形頎長氣質清冷的年輕男人。

    距離略遠,男人的臉看不大清,但顯然和夏清清口中那位中年福禿兩人已經分手了,簡直完美!

    許幸想得美滋滋,見康沉安靜的間歇瞥向自己,她連忙收起一臉喜意,擔憂地問:“聽路柯說,平時都是保姆給你們做飯,但保姆是他外公外婆請來照顧他的,所以他這一走,保姆也跟著走,你吃什么?”

    “一般點外賣。”

    “外賣?這也太不健康了吧,你可以請個專門做飯菜的小時工啊。”

    “小時工?”康沉嘴角扯開一抹似有若無的笑意,“你現在是在給自己找兼職么。”

    ???

    饒是許幸反應度還算快,也愣了好一會兒才聽懂他在說什么。

    這逼自我感覺也太良好了吧!怎么的她也算得上是半個人民教師好嗎?那雙手可是用來細心呵護祖國花朵的,怎么可能淪落到去給他當小時工做飯做菜!

    康沉皺了皺眉,忽而松緩,“我不喜歡陌生人進我家,你來倒是剛好,一天兩百,每月再補貼一千交通,食材費我出,包吃不包住。”

    “——好啊!”

    半個人民教師也需要在日復一日的做飯做菜中汲取靈感,這樣才能爭取早日成為一名完整的人民教師啊。

    雖然她并沒有告訴康沉自己很少做飯做菜,但她好歹也是個名牌大學生畢業生,菜譜總是看得懂的吧。

    做菜還能比念書難?不存在的。

    到了小區樓下,許幸態度異常親切地和康沉告別,康沉卻一挑眉,“你不是說要請我吃泡面么。”

    許幸笑容一僵。

    他這意思是要“登堂入室”?

    金主大人暫時不能得罪,何況這話還真是她隨口作出來的妖。

    想到她給李緣君信息之后,李緣君也回了一條今天要晚回,她勉強點了點頭,“那你跟我一起上去吧,我給你煮面。”

    康沉解了安全帶,毫不客套地跟著下了車。

    ***

    李緣君買的這個小區有點年代了。

    星城房價近十年來節節攀升,李緣君雖然靠著賣影視版權了財,但狠不下心買一套大豪宅。

    兩人坐電梯上樓,電梯里一片黑暗。

    許幸手舞足蹈解釋電梯里燈壞掉的原因,一揮手,啪嘰一下,意外貼到了康沉臉上。

    “……”

    “……”

    黑暗中兩人都很安靜。

    許幸感受到手邊溫熱柔軟的觸感,有點驚訝,這么軟的嗎?這是不是皮膚松弛呀?

    一時鬼迷心竅,她竟然戳了一下。

    “……”

    “……”

    正在這時,電梯門打開,樓道感應燈自動亮起。

    許幸對上那道沉靜而又灼熱的視線,一時竟有些心慌意亂。她慌慌張張收手,拿鑰匙開門,連貓眼里傳來的燈光都沒看到。

    “那個,你快進來,不用換鞋。”

    許幸腦袋混亂,根本沒注意到家里的燈竟然是開著的這件事。
上海快三计划网